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羊角岩的博客

好看好玩,有味有益,是本人创建本博客的一点想法,欢迎您光临。

 
 
 

日志

 
 
关于我

羊角岩。土家族。中国作协会员。主要作品有诗集《鄂西倒影》、《蜜蜂部落》以及长篇小说《红玉菲》等十余部。诗集《鄂西倒影》荣获首届“湖北文学奖”等多项大奖、长诗《救救妹妹》荣获第十届“中国人口文化奖”银奖、电视诗歌艺术片《清江倒影》荣获第六届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长篇小说《红玉菲》产生较大社会反响,被专家们称为“一部新时期农村青年的奋斗史和心灵史”。曾就读于北京鲁迅文学院第十一期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

网易考拉推荐

说出真相的幸福(创作谈)  

2007-03-21 23:24:12|  分类: 羊羊视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作为一名写作者,没有什么比说出事物的真相更让我感到幸福的事儿。
  曾经,能让我感到幸福的事儿还是很多的。
  虚名,像光环,似虹霓,我曾经是多么地迷恋它,因为它确实是很诱人的。但是现在,当我进入不惑之境时,我的心已像走出峡谷的江流一样变得平缓了。如果名与真相无关,我有力量拒绝它。
  金钱,在整个社会的价值取向朝它倾斜的当下,在它已经差不多成为一种宗教的时代,能得到它的青睐是多么地使人发狂呢。“有钱能使鬼推磨”,当是家喻户晓的“警句”。但是,如果要拿说出真相的权利来换取,我宁愿选择放弃。
  权力,亦是个好东西呵。一些官员拿权力寻租,要获得名利还不直如探囊取物?但是对于说出真相这种幸福而言,权力常常是有直接妨碍的。既如此,我便不屑于追求它。
  家庭的幸福和天伦之乐,这是谁都在乎的东西,我亦无法免俗。但是这只是世俗的幸福,与我所能感受到的最大幸福并不是一回事儿。
  还有什么比说出真相更使写作者幸福的事儿呢?
  你倒是说给我听听;否则,我不会服你。
                 
  2.
                 
  同为写作者,古往今来的大师们让我看到了说出真相的幸福。
  屈原,是历史上最早说出真相的诗人。在他的时代,苟且偷安、贪婪谋私、勾心斗角、争权夺利、猜忌嫉妒、投机取巧、吹拍奉迎……这样一个朝庭还哪有凝聚力,在强秦的进犯面前还不直如摧枯拉朽。而遭罪的只有下层民众,所以屈原道出:“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众人皆浊我独清”,伟大的屈原单枪匹马地与整个浑浊的社会搏斗。五月,一个节日因为人民对他的怀念而诞生了,只因为他以生命为代价说出了楚国的真相。他体验的是无与伦比、空前绝后的大孤独、大幸福。
  托尔斯泰说出了真相。一部《复活》,讲出了“经济的、政治的、宗教的欺骗”,也讲出了“专制制度的可怕”,对旧俄国社会的揭露和批判达到了空前激烈的程度。
  关于土地制度问题,托氏一针见血地指出,“人民贫困的主要原因就在于人民仅有的能够用来养家活口的土地,都被地主们夺去了。”
  真相,往往具有石破天惊的力量。难怪列宁说,“托尔斯泰是俄国革命的镜子。”
  鲁迅,也是说出了真相的人。《阿Q正传》中所指出的“精神胜利法”,至今不还是国人精神上的劣根性么?
  再捡近些的说吧。几年前,湖北监利县的李昌平对朱镕基总理说出了“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的真相,于是他成为这个时代第一个为农民仗义执言的人。中央近年来有包括税费改革在内的一系列惠农利民的政策出台,人们都可以从他的写作中找到源头。那么他说出的真相有多大的含金量呢?有多少农民将因为他说出了真相而改变命运呢?
  说出真相,是有着巨大的风险的。但是,因为说出真相更有着无与伦比的幸福,所以,写作者往往愿意冒险说出真相。
  而一旦说出真相,这个人便可能成为伟大者。
                 
  3.
                 
  我所关心的是,有很多东西妨碍人们说出真相。于是,一些聪明人反而无法说出真相,他们便不能享受说出真相的巨大幸福。
    《皇帝的新装》就是这样的一则隐喻。那些大臣们都是多么的聪明呵,因此能说出真相的只有那个不谙人世、因无知而无畏的孩子。
    那个孩子长大以后还会不会说出真相呢?
  专制的时代会妨碍我们说出真相。当哥白尼第一个指出地球不过是围绕太阳旋转的真相时,他得到的是罗马教会的绞刑。在新中国,当马寅初指出人口的增速呈几何级数而高于经济的增速时,他得到的是长期的被放逐。
  名利之心会妨碍我们说出真相。有时,真相是祸,说出真相就会影响既得利益的实现,甚至可能付出更惨痛的代价。于是我们每说一句话都要在内心敲打一会子算盘,如履薄冰地权衡利弊得失,规避可能的风险。当我们的灵魂如此卑琐的时候,如何能够享受到说出真相的幸福?
  迷信和盲从会妨碍我们说出真相。当我们满怀激情地跟着林彪高呼“毛主席万岁”时,谁能够指出领袖也是人,而人的寿命都是有限的?当我们盲目地相信“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时候,如何能够说出“这都是违背客观规律”的真相?如果我们都能及时地说出真相,就不会导致诸如大跃进、错划右派、文化大革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等诸多全民族的灾难。
  时尚的话语权利会妨碍我们说出真相。在杨贵妃的时代,人们以为真相就是越胖越美;反之在骨感美人的时代,人们则以为杨贵妃就是不美的。我们都习惯于跟着时尚前进而唯恐落到人后。在这样一种“场”中,谁能说出真相呢?
  偏见,误解,短视,虚荣,矫情,都是真相的敌人。在我家乡的某风景点有一对联:观看天下事,有几个在情在理;音从海外来,无一人知显知微。为什么说无一人“知显知微”呢?因为每个人都可能受到自身素质以及时空的一些局限,有几人能清醒地透过迷雾看准真相呢?
  无诚信、缺人格的人,甚至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的坏人,说出的话连一丁点的人味儿都没有,更与真相离题万里。
  说出真相真是太难得了。
  要不,为什么说说出真相就是最大的幸福呢?
                 
  4.
                 
  真相,似乎与表扬无关。
  不是没有值得表扬的真相。
  肯定是有的。只是,作为写作者来说,只说出值得表扬的真相份量太轻了,轻得如同一片羽毛,溅不起半点漪沦。
  值得表扬的真相,便可能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说出来,丝毫不能带给一个写作者以荣耀和快乐。
  悲剧的力量是无穷的。
  艾青说:“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理解这一句诗,有谁知道有多难吗?
    从十八岁的某一个清晨第一次被这诗句打动开始,它就在我的脑海里盘旋了整整二十年时间,直到有一天豁然开朗。
    我们就是这样的爱憎分明又性烈如火。
    我们批判现实,却是因为我们热爱生活,热爱理想。
  真相有份量,它往往是沉重的;真相有质感,它往往是粗糙的;真相有色彩,它往往不怎么华丽;真相有气味,但它不一定芳香……
  你看得到真相吗?
  你敢肯定你所看到的一定就是真相吗?
  你真的看到了真相,但你有勇气说出真相吗?
  你看到的是真相,你也有勇气说出真相,但你能够表述得使大家认同你所说的真相吗?
  这里的问题太多了。
  每一个问号,都会对你构成巨大的挑战。
                 
  5.
                 
  我生来贫穷(悄悄地告诉你,我是在大山深处一栋小小的茅屋里出生的,而且至今清贫),但这不妨碍我追求说出真相的幸福。
  我天生愚笨(我曾是一名高考落榜者),但这不妨碍我追求说出真相的幸福。
  我起点不高(我最初参加工作在海拔近两千米、空气稀薄、条件恶劣的一个高山林场),但这不妨碍我追求说出真相的幸福。
  从八十年代初期我开始误入写作“歧途”以来,出版过五部诗集,其中《鄂西倒影》荣获过“首届湖北文学奖”等三项大奖,成为了中国作协会员。但我后来懂得反省自己,在我的一系列作品中,有多少篇章、段落或句子是说出了真相的呢?如果没有,那这些作品与废纸又有什么区别?
    为了追求真相,我正在学会看淡过去获得的成绩和荣誉。
  为了追求真相,我在2003年曾主动放弃在县城里的舒适工作环境,不计得失地要求到一个乡镇工作了一年多时间(前不久因工作需要调回县城)。虽然这是很短的一个时间段,但我还是很有收获的。起码我重温了底层生活,离农民们近了,我更清晰地看到了他们生存的真相。我在最近的一批作品中,追求说出真相。我不敢说我说出了怎样的真相,但我想,他们肯定不再是过去轻飘飘的东西了。仅从份量上看,他们至少正在接近真相。
  至少,我知道了追求真相的重要,我知道了说出真相的不易。
  用一辈子的时光,一步一步地去接近真相,努力争取说出真相——正如追日的夸父,也许就会因累因渴而死于道旁——这,就是我此生的最大幸福了。
  或许,幸福并不在于说出真相,而在于追求说出真相的过程。

                                            大约写于2004年6月。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