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羊角岩的博客

好看好玩,有味有益,是本人创建本博客的一点想法,欢迎您光临。

 
 
 

日志

 
 
关于我

羊角岩。土家族。中国作协会员。主要作品有诗集《鄂西倒影》、《蜜蜂部落》以及长篇小说《红玉菲》等十余部。诗集《鄂西倒影》荣获首届“湖北文学奖”等多项大奖、长诗《救救妹妹》荣获第十届“中国人口文化奖”银奖、电视诗歌艺术片《清江倒影》荣获第六届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长篇小说《红玉菲》产生较大社会反响,被专家们称为“一部新时期农村青年的奋斗史和心灵史”。曾就读于北京鲁迅文学院第十一期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清江情结(创作谈)  

2007-03-21 23:27:09|  分类: 羊羊视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十年前,在鄂西清江南岸的大山缝隙里,在武落钟离山下的一个名叫高桥的小村里,在一栋茅草屋的炊烟下面,一个小男孩光条条地出生了。这时他听到,在他家门前的大路上,一队红卫兵大声地喊着口号声由远而近。他没有缘由地大哭起来。奶奶拿起一柄剪刀在火盆上烧了烧,然后帮他绞断了脐带,然后吩咐他的父亲说:“把这小子的脐带埋在清江岸边吧,让他一辈子也走不出关于清江的记忆。”
      后来他赤着脚、挎着书包上学了。那时文化正遭遇一场革命,实际上连书本也没得发,于是清江里的白帆便成为一页页他百读不厌的书卷,纤夫号子成为他学唱的壮丽交响曲。
      他的第一次远行,是在刚刚恢复高考制度的那一年。他坐在一张木排上,顺清江而下来到长阳县城后山的县一中读书,知识在这时开始受到尊重,于是他感到一种五千年的文化之水像清江一样丰沛地注入他的年华。
      他到清江北岸的一个海拔近2000米的国营林场当了一名技术员。那是一个高寒林场,气候恶劣,交通不便,但他并不觉得苦。作为一个农家孩子,他获得了一个商品粮的购粮本,刚刚有了一种跳出“农”门的喜悦哩。再说,站在山顶处,还能极目清江。对于这个孩子而言,只要能在睡梦里听到清江的涛声,那比什么都踏实。
      后来他亲眼目睹了清江这条亘古的河流被拦腰截断的人类壮举,目睹了五万人从清江的峡谷地带大迁徙的过程,目睹了清江隔河岩大坝的巍然崛起。当他乘座的江船在隔河岩水库行驶时,他看到两岸的青山在湖面上留下了分外清晰的倒影,一个“倒影”的意象便突然像闪电一样划亮了他的心空。
      后来他到了一个离清江稍有点儿远的一个名叫贺家坪的小镇上工作,当上了行政干部。门前有一条小溪是流到清江里去的,但真的不容易看到一回清江。他思念清江,而且陷入了更深的思考。八百里清江,他所熟悉仅仅是其中的一小段。那么他想要走遍清江,看看清江的源头,了解清江的风土人情和沿岸四百万人民的生存状态,然后看清江如何投入长江的怀抱。这个念头竟折磨得他寝食难安以至日渐消瘦了。于是春季某日,他吻别还在襁褓中的女儿,意气风发地上路了。这一回,他和他的同伴沿着清江整整走了四十多天时间。
      徒步清江归来,他突然有了巨大的创作灵感。常常是夜深人静之时,面前摆放一张白纸、一支铅笔、一杯清茶,等待灵感降临,而灵感也不会辜负他的等待,一个物象,或者一种风俗、一个场景,都可能与他胸中的激情接通。他在一篇日记中写道:“一片土地、一条河流、一个民族的沧桑历史和开发前景,人民的生存状态和思想感情,鄂西清江一隅与整个华夏民族的血肉联系等等一系列重大命题不断地在我的头脑中轰响,它们渴望找到喷口,渴望着从我的笔底奔泻而出。”百余首以“鄂西倒影”为总题的短诗便在那样一个动人心弦的时期完成了,然后在《诗刊》、《星星诗刊》、《诗歌报月刊》等报刊的显著位置纷纷刊出。一时间,清江的名字随着这个已是满嘴胡茬的土家汉子的诗作充塞了全国读者的眼球。
      《鄂西倒影》的出版,好评如潮,并给他带来了巨大的荣誉,他因此获得了首届湖北文学奖。这部诗集的获奖还填补了湖北历史上尚没有诗集获得大奖的空白。他因此被神圣的中国作家协会吸纳为会员。
前不久,他突然接到湖北电视台尹建平的电话:“湖北电视台的一个重点选题,就是要将你的‘清江倒影’拍摄成大型诗歌艺术片,我将带摄制组马上到你的清江来。”尹建平,该是一位全国知名的导演了,而他同样也是因为清江的滋润而走向全国的。他的歌曲作品《山路十八弯》由李琼在“春晚”演唱后,风靡全国,被数亿电视观众深情传唱。《鄂西倒影》经过尹建平的制作,一定会获得崭新的传播机遇。于是,在长阳县委宣传部的热心支持下,尹建平在清江经过近一个月的辛劳,完成了《清江倒影》外景的拍摄。
      读者已经知道这篇文章所写的正是作者自己了。以上的表述,不是为了哗众取宠,而只是为了表达一种到了不惑之年才懂得的感受:我此生浪得作家、诗人的虚名,只是因为清江的无私给予。
      如果不是清江的丰厚馈赠,我便一无是处,一无所有。
      检索人生,我还看到,我这四十年,只做了一件事:写清江。
      只写了两个字:清江。
      我四十岁。作为仕途的我,老实说,该是走下坡路的时候了,但荣幸的是我同时身为“业余”作家,则正是走向成熟、风华正茂的年龄。因为我的脐带埋在清江岸边的缘故,因为我与清江一生一世牵扯不断的情结,所以我还将用我未来的日子做好一件事:写清江。
      清江是我的无限财富,是我享用不尽的写作资源。我对于清江的认识,越来越清晰。但怎样写清江,我现在不能告诉读者——得先保留一些,关心我的读者将会从我未来的作品中慢慢读到。凭着清江,我不会让你们失望。
                                                      写于2005年11月长阳全国冬泳会前夕。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