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羊角岩的博客

好看好玩,有味有益,是本人创建本博客的一点想法,欢迎您光临。

 
 
 

日志

 
 
关于我

羊角岩。土家族。中国作协会员。主要作品有诗集《鄂西倒影》、《蜜蜂部落》以及长篇小说《红玉菲》等十余部。诗集《鄂西倒影》荣获首届“湖北文学奖”等多项大奖、长诗《救救妹妹》荣获第十届“中国人口文化奖”银奖、电视诗歌艺术片《清江倒影》荣获第六届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长篇小说《红玉菲》产生较大社会反响,被专家们称为“一部新时期农村青年的奋斗史和心灵史”。曾就读于北京鲁迅文学院第十一期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

网易考拉推荐

回肠荡气,振聋发聩——何炳阳系列长诗印象(评论)  

2007-03-21 21:25:06|  分类: 羊羊视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最近的一次诗会上,幸与武汉青年诗人何炳阳同住湖北饭店一个房间内,得于彻夜地与他畅谈诗与人生,并读到了他新近出版的诗集《东方之鼓》。在此之前,早知道何炳阳的大名,知道他多次获得《星星》、《诗神》、《长江文艺》的诗歌奖,不仅如此,他还是在武汉这个大都市里一个靠诗歌为生的自由撰稿人,实在不容易。

读完何炳阳诗集《东方之鼓》,便情不自禁地想写点儿读后印象。读何炳阳诗,我最大的感受便是痛快淋漓、回肠荡气。这种阅读感受来自于他诗集中的系列长诗。诗集中的长诗,包括《劳动的光芒》、《船歌》、《往事,或飞翔》、《内心的光芒》、《九州大典》、《东方之鼓》、《东方之书》、《地球村之十:法问》、《战争:支撑和平的剑影》、《和平:闪过枪口的虚光》、《中国:大胆地往前走》、《李登辉:请转告克林顿》20余首。何炳阳自己认为,他的长诗比短诗好。所以,集中品读这些长诗,便于我们形成对于何炳阳诗歌特色的认识。

我不是诗歌评论家,难以从理论上来概括何炳阳长诗,我所形成的只是我个人的阅读印象而已。我之所以称读他的长诗痛快淋漓、回肠荡气,是因为有如下一些具体的感受。

其一,何炳阳的长诗有飞扬的气势。他写诗,从篇幅上看,一点儿也不讲究节制,总是随心所欲,汪洋恣肆,一泄千里,滔滔不绝,好比暴风骤雨,好比黄河长江,给人的阅读带来冲击。

咚  咚  咚

鼓声  推倒一堵又一堵倾斜的城墙

在我肩上  一头撞断

那根让苍天心痛的柱子

鼓声  掉进一条又一条护城的血河

在我声带上仍然举着阵阵求生的呐喊

隆  隆  隆

鼓声在头顶上一立

震断我  多少远处齐天的铁骨

鼓声在脚尖上一闪

卷走我  多少笑傲中高昂的头颅

鼓声在我眼中流出了咚咚的火

鼓声在我口中喷出了隆隆的血

鼓声是我笑中问天的那只酒碗

鼓声是我哭中抓土的那根枯肠

鼓声是我东方母亲

心头起起伏伏的肉唷

鼓声是我妻妻子子的九州

掉下  又捡起的魂

——《东方之鼓》

    在很多的作品中,他都是这样,不吝惜排比句的使用,使人感到他的情思有如黄河波涛,一浪接着一浪,排山倒海,雷霆万钧,锐不可挡。而他所使用的词句,也都是挟雷带电的,有着相当不凡的力度。

从内容上看,他总是站在人类历史的高度,站在宇宙精神的高度,俯视芸芸众生,鸟瞰大地万物。从我们见到的第一首长诗《劳动的光芒》中,他一出场、一亮相就有这样的句子:

我要以劳动的光芒

照耀  我的祖国

仅从此两句诗,就让人感到,他的内心有光芒,他的诗句有气魄。他在另一首长诗《内心的光芒》中引用毕加索的名言:“当你遭遇困境的时候,你只能靠你自己,你自己就是个太阳,你腹中有着千道光芒。”由此我们看到,何炳阳内心是有光芒的,或者说他就是一枚光芒四射的太阳,依靠诚实的劳动,把自己热爱的祖国和亲人都照亮。这是何等的气势,是何等的热度,是何等的伟力!

他的诗,是被华夏文化深深浸润的结晶。在大量的诗作中,他都从历史文化中来获得灵感,获得力量的源泉,并展开他的澎湃诗情。如《九州大典》中的段落:

我楚地活着的胆汁

在枕边  让黄道婆的纺车一一纺干

陈子昂在幽州台上独对苍天的声带唷

卡在我的喉结中  哑成了

一条吸血千年的蚂蟥

我听见李煜穿江而过的忧伤

喂肥了贵妃和明皇手中红尘滚滚的荔枝

我听见李白手上的空樽醉断了大唐抓握的斧柯

我看见杜甫风中的茅屋

关不住  我放飞的两个楚儿

因为有了这样飞扬的气势,你不能不被他震慑,不能不被他吸引。

其二,何炳阳长诗中有热血,有力度。闻一多先生评论田间的诗,有这样一段话:“它所成就的那点,却是诗的先决条件——那便是生活欲,积极的,绝对的生活欲。……它只是一片沉着的鼓声,鼓舞你爱,鼓动你恨,鼓励你活着,用最高限度的热与力活着,在这大地上”(《时代的鼓手》)。当今诗坛普遍地缺钙,害着软骨病。热与力,在当代中国的诗坛上,是太稀少了,而何炳阳的诗,便给诗坛带来了这种热与力。

他的个人经历不是太幸运,家庭生活经历了一些波澜,所以,他常常与痛苦结伴:

我总想把外婆的微笑从飞动的坟里

接回  安在妻子的脸上

变成山花的妻子后来开到别人的山上去了

孩子们在家校这两滴痛感之间飞动

而我  是一只走断长空的孤雁

在向感情的猎枪飞坠

        ——《往事,或飞翔》

但是,民间诗人何炳阳尽管自己吃饭生存都很艰难,却从不仅仅从一己的悲欢出发来写诗,而是总能很好地处理“大我与小我”的关系,把人民与民族的利益看得高于一切。所以他的诗不是低吟浅唱,没有低靡的叹息,而只有“昂立的热血”在天地间奔流:

那些天鼓样痛击墟城和墓冈的碑文

在我手上  是醒世的铁骨

在我心里  是忧患的血浆

漠风中走的城唷飞雪下的阁

哪一腔昂立的热血

不是让我  东方的浩气在闪

           ——《东方之鼓》

正因为他有如此宽阔的胸襟,有如此远大的抱负,所以我们看到他在《李登辉:请转告克林顿》中十分出色的表现:

登辉先生  看看地球山庄的人心吧

人家的欲望大得很啦

您吹什么“台独”、“光复”的泡泡糖

是把身边的骨肉兄弟下赌注吗?

即便让您去白宫坐条矮凳子

充其量  您是那位

“白宫夫人”豢养得“汪汪”娇小的狮毛狗

 

……登辉先生  在退职述词中

别忘了告诉克林顿——

同住一个地球山庄

在太阳系中取暖

各人清理各人的院子

管什么  别人树上的灰尘

——“警长”当得不好

发射出膛的弹尖  杀伤的对手

恰恰是扣动扳机的自己

无论是对“台独分子”李登辉、还是对世界“警长”克林顿,民间诗人何炳阳都给予了迎头痛击,何等地义正词严,何等的痛快淋漓!而对于自己一直热爱的朝气蓬勃的祖国,从何炳阳的诗中我们则读出了巨大的自豪和无限美好的憧憬。

我们——

站  是一根雄浑的鼓槌

走  是一尊高扬的唢呐

我亿万颗吐气的心脏

响在步步铿锵的鼓点上

我扬眉的九百六十五万平方公里大地

听  是一只给东方打鸣的金鸡

走  是一头猛然警悟的雄狮

——中国呀  我想喊

喊了几千年没有喊醒

也正在伤口中醒来的这句:

是时候了  中国

    请你大胆地往前走!

        ——《中国:大胆地往前走》

    其三,何炳阳在诗艺上有着独特的追求。他在诗话中说:“诗是情感之物,她需要书写者用理性的擦拭,来抹去汉字身上的纤尘,让智性更亮,让情感更纯。”“让名词透出律动的造型,让动词闪现名词的魄象,让形容词去接过名词和动词肩上过大的压力。”“修字如修身,炼意如道禅”。诗歌说到底是语言的艺术,所以一位成熟的诗人首先必须在诗歌语言上有独特的见解和出色的表现。请看这一段文字:

我心跳中的十二生肖是神的十二个儿女

我忧伤里的二十四个节气是大地活命的二十四条生路

四个季节是我九州的太阳守耕灵魂的四间茅屋

三百六十五个日子是我九州的月亮抚摸血肉的三百六十五座城池

         ——《九州大典》

我以为,这一段诗句真是神来之笔。我们来解剖何炳阳的语言迷宫。“十二生肖”、“儿女”、“血肉”在这里代表的是勤劳的人民;“二十四节气”、“四个季节”代表的是人民生存于其中的时间;“大地”、“太阳”、“月亮”、“茅屋”、“城池”代表的是人民安身立命的空间。这一系列“大我”之意象何等丰富,何等广阔,何等的气象万千呵。再加上前面的两个定语:“我心跳中的”、“我忧伤里的”,便将广阔的世界、人民的苦难都收揽进了诗人的胸怀。“大我”与“小我”在这里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统一。非有最博大的胸怀写不出这样的句子,非有最灵性的头颅写不出这样的句子。这里,众多的词汇是如何搭配的,简直讲不出道理,如果按语法更是没办法解析,但觉得就应该是这样搭配的,天生就是这样的,合情合理,浑然一体。这不是神来之笔又是什么呢?

何炳阳还注意长诗中的细节描写。

那年饥荒  母亲把一块

可以救命的年糕  藏在橱里

一直放到现在  等台湾回来

品尝  还有位老人

为亲吻《华氏族谱》中几个在台儿女的名字

死在了  余光中那首寻根的《邮票》上

——《李登辉:请转告克林顿》

 

我的小女儿

积攒得皱皱巴巴的一张“大团结”

寄给了“希望工程”

登辉先生  就凭我小女儿

放飞的那双小手

我看到了人心的走向

那双  放飞的小手

足够  让美元中的那位伟人

向她低下  高贵的头颅

——《李登辉:请转告克林顿》

上述的三个细节是非常值得把玩的。前一段的两个细节中,母亲在饥荒年中,舍不得吃掉救命的年糕,却想着台湾的亲人可能随时会回归,所以宁愿自己饿死也把年糕在橱里存放起来,这样的母爱真是感天动地呵。后一段中,小女儿为“希望工程”捐款的小手,放飞的是人类的美德、正义、良知,是人心的走向,比冰冷的美元高尚百倍。成功的细节描写增强了诗歌的表现力。

我还注意到,何炳阳长诗的成功,还得益于他对诸多具有宏大色彩的意象的出色运用。诸如“飞翔”、“光芒”、“鼓”、“风”、“酒”等意象在他的诗中反复出现,构成了他的长诗的主旋律。特别是“鼓”的意象,更是他的长诗的核心意象。不仅是《鼓南鼓北》、《最初的鼓声》、《地球是太阳系中的一面大鼓》、《最后的鼓槌》、《东方之鼓》几首中集中写鼓,在其它的篇什中也有大量的鼓的意象出现。当然,其中最有代表性的还是要数《东方之鼓》。鼓声响彻古今,铺天盖地,像洪流一样奔来,构成了一种属于我们时代的宏大的交响,这使何炳阳的诗极具阳刚之气、豪迈之风,振聋发聩,惊天地、泣鬼神。

对何炳阳的诗,除了前述的特别喜爱的理由,我也还有些许陌生的感觉。一是对于他的诗的语言的无节制并不完全赞同。诗歌说到底是精炼的艺术,是以少胜多的艺术,并非越长越好。事实上他的长诗中的水分也是不少的,如果仔细推敲,可以删减的字词句肯定是很多的。二是何炳阳的语言相当跳脱,不时有很精彩的句子出现,但如果仔细琢磨,也还有不少的句子搭配得不一定妥贴,经不起推敲。这些个人观点,炳阳兄是否有所警觉?但愿再有机会与炳阳兄同住一个房间,秉烛长夜,畅谈新诗。                                         

2005-12-22,清江倒影居。

(原载《武汉作家报》2006年1月,总第13期,后为300多家网站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