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羊角岩的博客

好看好玩,有味有益,是本人创建本博客的一点想法,欢迎您光临。

 
 
 

日志

 
 
关于我

羊角岩。土家族。中国作协会员。主要作品有诗集《鄂西倒影》、《蜜蜂部落》以及长篇小说《红玉菲》等十余部。诗集《鄂西倒影》荣获首届“湖北文学奖”等多项大奖、长诗《救救妹妹》荣获第十届“中国人口文化奖”银奖、电视诗歌艺术片《清江倒影》荣获第六届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长篇小说《红玉菲》产生较大社会反响,被专家们称为“一部新时期农村青年的奋斗史和心灵史”。曾就读于北京鲁迅文学院第十一期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

网易考拉推荐

诗集《巴山夷水》(选十七首)  

2007-04-02 21:01:40|  分类: 原创文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粮  价

 

用目光为种子催芽。

用汗水为穗子灌浆。

粮食,是农民的孩子。

 

从谷雨到白露,

没有少受惊吓!

毒日头想烧焦它们,

山洪想呛死它们,

还有梅雨和早霜,

还有鼠患和蝗虫……

如此九死一生。

总要到晒席上坐定,

粮食才知道自己叫粮食!

 

待到风调雨顺,

一茬好收成,

粮价却贱得惊心动魄!

农民眼中小公主一样

纯净的粮食,关在自己的闺房里,

嫁不出去!

 

农民擦净眼角的泪蛋子,

却来安慰粮食--

 

 

典  型

 

典型是最鲜艳的花朵,

在特定的土壤和气候中,

在人们的寻寻觅觅千呼万唤中,

倏然绽放,

空气中到处荡漾着生动的惊叹!

 

这是我们需要的

典型。人们用爱和崇敬

细心地浇灌它,

新闻媒体争相把镜头

对准它,让它接受

更多的光照……

 

典型是相对于“普遍”而言的。

典型却是普通人,

他就生活在我们之中,

也同样遭际窘迫和尴尬。

我们不能苛求典型完美无瑕。

但是典型毕竟不同凡响,

常常在最紧要的关头,

像闪电,把这个世界照亮!

 

典型已不仅仅属于自身。

典型属于时代和人民。

典型是一面高高飘扬的旗帜,

引领我们的目光,

向他看齐、上升。

 

典型也是一种工作方法。

我们需要典型。

我们需要更多活着的典型——

为什么总要等到

曲终人散之后呢?

 

 

通车典礼

 

缓缓的车队,满载着

化肥、种子,和早晨的霞光,

从山下鸣笛而来,

撞碎晨雾,

在黄土公路崭新的版面上,

深深地打印上第一行诗句……

 

这种场景,人们称之为“通车”。

掂量一下汽笛声吧,

掂量出它象征的内涵——

它宣告一个时代的结束,

又宣告一个时代的开端。

无数的村民则围绕在车辆的周围,

像发癫的羊群

奔跑,跳跃,叫喊!

 

开山炮声早已沉寂,

呛人的硝烟也已随风飘散——

仿佛故事中最悲壮的情节已退隐幕后,

人们正沉浸于结局的狂欢。

可是谁又能忘记他们的贫困与勇敢?

他们甚至狠心卖掉了

惟一的耕牛和最后一块门板,

他们消耗掉大量的钢钎、锄柄和青春,

投入到一场拯救自身的决战!

 

老村长被大家推拥着

走到台前。他朗笑着说——

“路通了,要加快发展!”

此时他的眼角分明隐藏着泪水。

他最小的儿子,筑路突击队员,

就是在硝烟中倒下,

成为路的形象,成为永远!

 

 

适彼乐土

 

我们不是羊群,

不是逐水草而居的轻薄;

我们不是雁阵,

不习惯在季候风中流浪……

 

我们是树的群落。

数百年前,我们的祖先

沿着唯一的荒径,

退进山里,躲避灾荒或战乱,

在这里点燃

第一缕乳白的炊烟。

那时,我们便开始扎下根来。

在这里祭拜亡灵和神祗。

在这里开垦荒地和爱情。

在这里繁衍儿女和家畜。

一脉时光之泉流淌得

缓慢,悠然

花开花落不因为朝代更迭……

 

我们迷恋这一片天空的安宁,

我们热爱这里的一草一木。

可为什么风雨和冰雹

频繁地把灾祸

砸向我们的脊梁呢?

为什么土地回报给

勤劳和善良的

只是一捧随风轻扬的干瘪呢?

为什么病魔常常手持镰刀,

无情地收割走我们至爱的亲人呢?

 

让我们适彼乐土!

把我们的生命之树,

移植到更广阔的空间!

趁着天色未亮悄悄突围,

把贫困的梦魇远远地甩在身后!

翻过山梁时最后一次跪拜古老家园,

我们泪流满面,

然后毅然转过身,

山下,一轮红日正向我们走来!

 

 

生命最后的火焰

 

夕阳斜坠在他的背后,

像一堆就要燃尽的火焰,

在早春的风中摇曳……

 

老支书步态老迈,

他洗得泛白的军用挎包里,

只装着老伴烙好的干粮,

和一张《病情诊断书》。

 

他是“癌症晚期”。

他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个明天。

他现在匆匆赶往城里,

是要在生命的热量散尽之前,

为山村的明天

寻找一份“希望”!

 

想到村里几十个孩子

还在摇摇欲坠的危房里苦读,

老支书的心就阵阵绞痛!

他的负疚,

甚至死神也无法帮助解脱!

他要去他一辈子还没去过的城市,

作揖也行叩头也行下跪也行,

如果找不到“希望”

他就将一把老骨头

抛在城里!

 

天色愈来愈黯淡。

老支书多么伛偻、瘦小!

他的脚步很轻、很轻,

却像一阵阵滚过大地的雷声!

 

 

天鹅归来

 

峡谷的沙洲上,数百只天鹅

竟是自何方迁徙而来?

 

慢慢地聚集,聚集成奇观。

或拍翅而上,在空中轻盈地翔舞;

或在阳光下依偎,

开始繁衍的亲昵,

雪白的羽毛折射粒粒光斑;

或单腿孑立,像圣哲和诗人,

陷入渐浓的思绪……

 

这世间的灵物,不变初衷,

只寻找美丽、宁静和自由的领地栖息。

拒绝,是它们的本能和权利。

在世俗的喧嚣声中,

一步步溃逃,小心翼翼地携带着

一份软弱的高洁。

 

峡谷的沙洲上,

数百只天鹅

竟是自何方迁徙而来,

把这一方水土认作新的家园?

 

 

测  旗

 

山塬上,一面测旗,

远远看去像一支火炬,

点燃了春风……

 

人们不曾留意的时候,

测旗悄悄在山塬上升起,

宣告了一种占领!

旗杆插进冻土时,

冻土一阵哆嗦!

 

那些正在山里打柴的农人,

那些顽皮的山里孩子,

都围着测旗。

他们把好奇写在脸上。

是的,他们暂时还不懂得

测旗与他们的命运之间

有什么必然联系。

 

测旗是一首动人的诗;

测旗猎猎发笑,是个乐观主义!

测旗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过时,

便把一幅美丽的蓝图,

深刻地

勾划给大地!

 

 

军  嫂

 

抑制住一阵羞涩和慌乱的情绪,

你向那双火辣辣的目光

庄重地点了点头,

便涉过门前那条小河,

嫁给了半个月的探亲假。

 

送了一程又一程,

是泪水把他漂走的。

而转过身,娇嫩的身体

已迎风长成一棵大树,支撑起

一个军人家庭的光荣与沉重。

孝敬公爹公婆,

扶携未成年的弟妹,

尽心尽力,勤劳俭省,

乡亲的嘴上立座碑!

 

难测夜夜的相思有多浓多重——

它超越儿女情长,

是一片土地对一道长城的相思!

刻骨铭心,偏要尽量隐忍,

咬紧牙关把天大的困难说“小”,

累倒在病床上还信告“平安”!

当相思的果实

“哇”地一声降临人世,

空荡荡的心才被母爱充满!

 

不羡慕富贵和安逸,

不贪图夫妻相守的满足,

不希求任何形式的回报,

只有不断地付出。

也是来世上做一回女人呵,

挺直了女性的脊梁骨!

 

 

彩票与爱情

 

彩票沿着山路逶迤而来,

彩票渗入到纯朴的田园牧歌。

 

两双热恋的目光,

紧张不安地

剥开彩票。

呵,爱情获得幸运巨奖!

……但是,接踵而来的情形

却渐渐变味,

令人羡慕的爱情,

被彩票离间、中伤,

被彩票轻轻撕碎……

 

足以让整个人类扼腕伤痛呵!

为什么,爱情

可以相守贫穷相守苦难,

在一张小小的纸片面前

却显出如此脆弱不堪?

 

那些可以融化任何严寒的

热吻呢?怎么这样容易冷却!

那些柳荫下、池塘边

月亮可以作证的誓言呢?

竟如此迅速地生锈了?

彩票时代,

我们到哪里去寻找裴多菲的

比生命价更高的爱情?

 

彩票心怀叵测,

却不能轻易淹没人性,

它必须寻找贪欲的缺口,

让人类自己打败自己!

人们呵,让我们筑起坚强的堤防,

抵抗日益疯狂的物化浪潮,

在我们的心灵深处

保留足够宽广的位置安放爱情。

 

 

纪念碑

 

几十年过去了,

纪念碑仍挺立在小镇的高处。

 

小镇上人流熙攘,

人们为生计忙忙碌碌。

除了清明,曾有过

红领巾为纪念碑

敬献花圈,还敬队礼,

小镇上的人们,

谁能常常想起纪念碑?

 

通往纪念碑的小径,

渐渐生出浅浅的荒草,

给人恍若隔世之感。

纪念碑却从不觉得

寂寞和委屈!

它站得高,看得更远,

当它看到人们生活幸福,

看到夜晚灯火闪亮,

有歌声飘飞到它的耳畔,

就觉得心里踏实!

 

 

鼓  手

 

咚咚咚……

咚咚咚……

鼓声如潮水翻滚,

漫过山里每一场盛典,

漫过山里人的大喜和大悲!

 

山里活跃着许多吹打乐班子,

他们操弄着那些古朴的民间乐器。

鼓声是吹打乐的灵魂。

在鼓槌的击打下,

山岳和河流,还有人群,

便情不自禁地

随着节拍跳起来!

 

成为一名鼓手是多么荣耀呵!

他是土地浪漫情怀的化身,

他使日子不再枯涩,

他让季节诗意盎然!

在他青铜铸就的胸肌上,

总是烙满女人们含义丰富的目光!

 

但是鼓手贫病交加。

鼓声不是商品不能进入市场;

鼓声甚至不能变成一朵

可以御寒的火苗!

当鼓手被他已经长大的儿女

遗弃之后,

鼓声,便渐渐喑哑了……

 

鼓声!鼓声何时再响起?

我们不能没有鼓声!

没有鼓声的土地,

会渐渐僵硬呀!

 

 

村长家的狼狗

 

村长家的狼狗,

像一头小牛犊。

 

尽管有铁链拴束,

那吠声、那气势,

毕竟是优良品种。

一位胆小的女学生,

吓得小便失禁……

 

村长家的狼狗,

像一头小牛犊。

喂养这只狼狗,

村长说:“为了防小偷。”

 

狼狗增加了村长的威仪。

小偷果然从此,

没有光顾过村长家。

 

只是村长,你觉察到了吗?

从前常有村民上你家来,

现在,门前的脚印

渐渐稀薄……

 

 

告状的农民

 

斗大的字识不了两升。

告状的农民,只好

提上两瓶高粱酒,

再三央求回乡高中生,

煤油灯下,代写诉状。

 

揣张状纸进县城。

事情说大不大,

说小不小,

只因为心里有委屈!

 

县里却几次当皮球踢回乡里。

乡里冤家有势力,

乡里不是说理的地方。

村长也跟着挨了批评,

他把一肚子怨气撒向告状农民,

骂他“脑后长反骨”,

骂他是“刁民”!

 

农民告状不是坏事。

像孩子受了欺负要向娘哭诉,

告状的农民相信组织!

 

 

能  人

 

能人脸上窝窝点点,

教人不敢恭维他的尊容。

乡长却说能人脸上麻是花。

 

能人是如何发迹的,

且不去考证。

反正能人与县长称兄道弟,

县长便与能人称弟道兄。

能人是乡长手中的一张老K。

能人打一个喷嚏,

乡里的财政就要患一场感冒。

 

能人当上了劳动模范。

能人当上了人大代表。

那些不合时宜的告状信到了乡长那儿,

便当着能人的面化一团火苗。

能人回去便对村里人挥挥手——

“不怕浪费纸张你们写吧!”

 

能人终于闹出了人命,

这回乡长保他不住了。

乡长却没受到丝毫牵连——

那些告状信都保存着复印件,

作为办案的线索;

能人每次送来的礼物,

都交办公室登过记了!

 

乡长骂过几声之后,

又去培养新的能人……

 

 

清江大佛

 

何时独坐峡中

静心养性

 

果然修炼得像回事儿

超然于世态之外

无论脚下流逝的江水

几千年

怎样回旋激荡

怎样澎湃呼号

无论耳边的山风

唱哪支流行色的歌曲

你都

微笑得平心静气

微笑得无动于衷

 

心灵已经石化

绿色潮水

从你的脚底漫上来

摇撼你

冲撞你

而你一动不动

 

我不能像你

我是诗人

我属于这个民族

我必须修炼敏感

修炼属于人民的

喜、怒、哀、乐

 

你很高大魁梧

但我俯视你

 

 

救救妹妹

 

                一位鄂西山妹外出打工,被某酒店以

    招收服务员为名骗去强迫卖淫,在看守严密、

    无法逃脱的情况下,跳楼自杀。

                               

                 一

 

报纸上密密麻麻的铅字

像密密麻麻的冻雨

向我泼来

我被淋湿,彻骨寒冷

像铺天盖地的蝗虫

我思维的麦地

被啃噬得

一片空白

 

也是这样的一个雨天吗

也是这样的一个午后吗

山妹子

白衣白裙

像一只断线的风筝

从谁的手中

飘然

跌落

 

也是这样的一个雨天吗

也是这样的一个午后吗

大地开始倾斜

闪电撕裂了天空的胸膛

雷霆的愤怒无法遏止

 

                 二

 

山妹子

怀揣着

满脑子缤纷的梦想

从她的小村

出发了

 

出发前的那个晚上

醉鬼父亲又把鼾声

泡进了酒杯中

而卧病在床的母亲

需要她挣钱寄回去疗治

读中学的弟弟

需要她挣钱供他完成学业

 

如果她愿意出卖自己

她可以得到很多的钱

得到比她曾经梦想过的

还要多得多的钱

不管那些钱是否干净

如果她愿意出卖自己

至少,她可以

活着

 

可是如果她也愿意出卖自己

我们到哪里去寻找一寸

心灵的净地

 

她没有被金钱打败

她被有让邪恶玷污

她没有向残暴屈服

尽管她甚至可能还没有男友

但她最美丽的容貌

最洁净的芳心

却只是作为

准备献给爱情的礼物

小心地珍藏着

固执地守候着

 

在一个谈论感情和信仰

人们已经觉得奢侈的年代

在一个随时可以购买到

标出价码的浅薄欢乐的年代

你的壮烈

成为证明:好妹妹依然存在

 

深深地、深深地

感谢你呵,我们的好妹妹

你用生命之轻的代价

维护的是整个社会的清白

你帮助我们找回了

遗失许久的

健康、信任的感觉

你飘然坠地的声音

已经在大地上溅起了

潮水般的回响

 

                 三

 

是谁的手

撕碎了我们的妹妹的梦想

把她的生命推向尽头

 

是你的手吗

是你的涂满鲜红的指甲油的手吗

你看起来这么美丽像个天使

你的笑使我们的妹妹心灵不设防

但你却有着蛇蝎一样的狠毒呵

你使我们的妹妹像一只小鸟

陷入你阴谋的囚笼之中

失去飞翔的那片天空

你从妹妹们花蕾一样

鲜嫩多汁的身体中

疯狂榨取每一个钱币

直到她们迅速枯萎、凋谢

你是罪不容赦的

 

是你的手吗

你也曾经在贫穷的泥淖之中

苦苦挣扎

还算走运,你一夜暴富

你的口袋里已经鼓鼓囊囊的了

但你的精神却依旧干瘪苍白

你过于崇拜金钱的魔力

以为凭着金钱就可以肆无忌惮地

剥光女性的最后一缕衣衫

强暴法律和天理良心吗

你是愚昧至极的

 

或者,是你的手吗

我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

主席台上,你的演讲

曾深深地打动过我的心

现在你深入基层检查工作

你的心怀叵测的下属

敬献给你这位“公仆”的是

用贪婪的权势和丑陋的欲望

调制成的鸩酒

你将要那么心安理得地享用吗

我们的好妹妹不会

在你的伪善和威严面前跪倒

而你的灵魂注定

是要下地狱的

 

欠下妹妹的孽债的

还有谁的手

让我们五内俱焚的

还有谁的手

请一一站出来

接受灵魂的审判

 

 

                四

 

救救我们的好妹妹

不甘屈服的好妹妹

性情刚烈的好妹妹

不要让她们以滚烫的血

来涂写对于人间的怨恨和遗弃

 

救救我们的好妹妹

美丽多情的好妹妹

洁白无瑕的好妹妹

让她们成为春天的新娘

让她们成为幸福的化身

 

 

春天抹去最后一片残雪

                    ——为我的家乡整体脱贫而歌

春天以阳光金色的手指

抹去最后一片残雪

我的边远大山里的家乡

在二十世纪的最后一页

终于填写了

“整体脱贫”的履历

 

“饥饿”与“贫穷”,从此

将永远被定格在

传说与词典中了吗

这根长达几千年的铁链

冰凉而沉重

曾经是怎样凶恶地捆缚着

我的数十万乡亲

 

我的乡亲的生命像一茬茬的野草

贫贱却那么坚韧

在遥远的年代,他们曾经

用仅有的几颗浑圆的土豆

救活了奄奄一息的革命

还把没有枪杆子高的儿子

像输血一样

送进了革命的血脉

 

我们曾经天真地以为

贫穷只是旧中国的一件外衣

夜色一旦褪去

残雪定会自动消融

但是,饥饿太像一条

咬在腚上无法摆脱的疯狗

炼钢炉只能炼出发昏的呓语

放卫星升起的只是弥天的谎言

 

我们有什么权利责罚

从路边偷回几棵玉米棒子的父亲呢

他的孩子饿呵

我们又有什么权利讥笑

用贞操去换回一小袋口粮的母亲呢

她的屈辱难道不是

我们大家的疼痛

 

还有那些被上课铃声遗忘的少年

他们刈草的镰刀

过早地收割着生活的艰辛

他们善良而迟钝的神情

甚至意识不到自己的不幸

 

多好呵,一切已成为过去

成为一页不堪回首的记忆

随着新世纪的曙光一起到来的

将是富足的小康生活

 

最后一抹残雪终于融消了

残雪是被阳光的指尖抹去的

残雪是被春风赶跑的

残雪是被科技的火焰驱逐的

残雪是被家乡人民艰苦卓绝的

脱贫斗争打败的

残雪是不甘心地流着泪逃走的

 

新世纪成长的孩子

多么幸运呵

或许他们将无法准确地揣摩

“饥饿”和“贫穷”这些字眼的含义

他们听父亲或者爷爷

含着泪讲述那些辛酸的往事时

难以产生那种切肤之痛

我们应该宽容地谅解他们

因为他们的幸运

正是我们的愿望

 

我们应该一起举起酒杯

为幸福生活而醉

但是,我尊敬的书记、县长

我所有的共同战斗的战友

阳光下也还会有阴影

即使是最欢乐的时候吧

我们也应该记起

那些因病因灾重新返贫的人们

他们,正向我们投注过来

默默期待的目光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