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羊角岩的博客

好看好玩,有味有益,是本人创建本博客的一点想法,欢迎您光临。

 
 
 

日志

 
 
关于我

羊角岩。土家族。中国作协会员。主要作品有诗集《鄂西倒影》、《蜜蜂部落》以及长篇小说《红玉菲》等十余部。诗集《鄂西倒影》荣获首届“湖北文学奖”等多项大奖、长诗《救救妹妹》荣获第十届“中国人口文化奖”银奖、电视诗歌艺术片《清江倒影》荣获第六届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长篇小说《红玉菲》产生较大社会反响,被专家们称为“一部新时期农村青年的奋斗史和心灵史”。曾就读于北京鲁迅文学院第十一期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

网易考拉推荐

邹建军:再论刘小平的诗歌写作——《巴山夷水》代序(节选)  

2007-04-02 21:22:50|  分类: 恭听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小平《鄂西倒影》时期的诗作,主要是关注民情风俗的独特,并没有着力于挖掘当下土家族人的生存困境和历史上曾经的苦难。而本时期的诗就有了很不相同的追求。《巴山夷水》中有两辑引起我的注意,即“贴近”和“长歌笑哭”。所谓“贴近”,既是对土家人物质现实的贴近,也是对土家族心理现实的贴近。让我们来读《粮价》:“从谷雨到白露/没有少受惊吓!/毒日头想烧焦它们,/山洪想呛死它们,/还有梅雨和早霜,/还有鼠患和蝗虫……如此九死一生。/总要到晒席上坐定,/粮食才知道自己叫粮食!”可见农民种粮的艰难,真是“粒粒皆辛苦”呵。然而,这样勤劳耕种而得来的一点点粮食,却卖不出去,就像自己的好闺女嫁不出去一样。农民只有擦自己的眼泪蛋子,只能自己安慰自己。“农民说着这些朴素至极的话,/一边又在砺石上/擦亮了犁铧!”这就是农民,这就是中国的农民,这就是中国农村不折不扣的现实。如果对于中国农村的现实视而不见,对于农民的呼声充耳不闻,那我们的诗人怎么能够是时代精神的代言人呢?

       中国人善于以典型来推动工作,因为典型“常常在最紧要的关头,/像闪电,把这个世界照亮!”《典型》)然而中国人又往往将生前本来就典型的人物放在死了以后来宣传,这是不太正常的社会现象。诗人追问道:“为什么总要等到/曲终人散之后呢?”这种追问是令人痛心的,也是令人深思的。《生命最后的火焰》写一位得晚期癌症的农村老支书,为了每天坐在危房中苦读的几十个孩子的生命安全,今天他要去一辈子都没有去过的城市。“天色愈来愈黯淡。/老支书多么佝偻、瘦小!/他的脚步很轻、很轻,却像一阵阵滚过大地的雷声!”我们在为老支书的言行而感动得落泪的同时,也不禁要问:那些本该自己解决教育难题的官员,躲到哪里去了呢?他们一天到晚究竟在干些什么?

       诗人对现实生活的贴近,也体现在对人性、人心、人情的歌唱上。因为时代性的生活往往都具有两面性,纯粹的理论形态的东西往往是不存在的。《测旗》说那在山塬上升起的测旗,是当地人生活的希望之所在。《军嫂》塑造了一个不求回报、挺直女性脊梁骨的军嫂形象。《纪念碑》“一直慈爱地注视着人群,/它傲然的身姿,/撑起一片广阔蓝天!”这些诗所写的当然是一种崇高的品质。这可以说是我们生活的主流,也是现实的主体部分。诗人没有走向极端,只是从自我的感觉出发,来抒写自己对于现实生活的独到认识。

    只是在农民和农村问题上他体现出更为独到的批判眼光。《彩票与爱情》揭示了在农村爱情被彩票悄悄撕碎的现实,要求抵抗日益疯狂的物化浪潮,“在我们的心灵深处/保留足够宽广的位置安放爱情。”《鼓手》写鼓手在贫病交加之中,被自己已经长大的儿女遗弃,非常可怜。于是诗人呼唤:“鼓声!鼓声何时再响起?/我们不能没有鼓声!/没有鼓声的土地,/会渐渐僵硬呵!”村长为了防小偷,喂了一条很凶猛的狼狗,这让原来的“贴心人”不来了,与群众的关系日益疏离,与人们的感情日益淡薄。于是诗人提醒村长:“只是村长,你觉察到了吗?/从前常有村民上你家来,/现在,门前的脚印/渐渐稀薄……”(《村长家的狼狗》)这种脱离群众的官僚作风的滋长与蔓延,是中国当代社会的顽症之一。那么,上访告状的农民也就大为增多。《告状的农民》写一个斗大的字认不了两升的农民至死也要告状的情形。村长、乡长都骂他长了反骨,说他是刁民,但为了伸张正义,他还是背着干粮流着泪上路了。这里也表明农民法律意识的增强。在诗人的笔下,无法无天的《能人》则让人气恼:“能人是乡长手里的一张老K/能人打一个喷嚏,/乡里的财政就要患一场感冒。”并且,“乡长骂过几声之后,/又去培养新的能人……”某些基层政权的腐败,也是当今社会中的重要问题。这样的能人是不是会给经济带来好处,值得怀疑。有的政府官员之腐败,好像都可以与这样的“能人”联系起来。作为诗人,刘小平在诗里对现实社会的揭示是深刻的、独到的。我们关注的似乎不是其诗情画意的本身,而是其独到的批判眼光和大无畏的勇气。这种审美指向的选择与经营是可贵的。

                                      (原载诗集《巴山夷水》)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