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羊角岩的博客

好看好玩,有味有益,是本人创建本博客的一点想法,欢迎您光临。

 
 
 

日志

 
 
关于我

羊角岩。土家族。中国作协会员。主要作品有诗集《鄂西倒影》、《蜜蜂部落》以及长篇小说《红玉菲》等十余部。诗集《鄂西倒影》荣获首届“湖北文学奖”等多项大奖、长诗《救救妹妹》荣获第十届“中国人口文化奖”银奖、电视诗歌艺术片《清江倒影》荣获第六届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长篇小说《红玉菲》产生较大社会反响,被专家们称为“一部新时期农村青年的奋斗史和心灵史”。曾就读于北京鲁迅文学院第十一期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

网易考拉推荐

《蜜蜂部落》后记  

2007-04-02 21:29:11|  分类: 羊羊视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首先,我得向湖北省民委和省作协表示诚挚的感谢。

       感谢你们启动“湖北少数民族文学丛书”这一不平凡的工程,此举必将为繁荣湖北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增添浓墨重彩的一笔。

       我是一个土家族的业余作者。对于我个人来说,从处女诗作《老牛》在《儿童文学》发表算来,已走过了整整二十年的文学创作之路。我这二十年的创作活动,一直伴随着省民委、省作协领导和同志们对我的亲切关怀,你们为我的成长付出了很多心血,我时刻铭记在心。

       文学二十年中,侥幸获得“湖北文学奖”,而且获得了包括丁国成、丁芒、盛海耕、晓雪、谢克强、张永健、邹建军等诸多著名诗评家的错爱和推介,对于一个没有受过高等教育且一直在县以下工作的业余作者来说,实在是不容易做到这些的。虽然我吃了不少的苦头,受过不少的挫折,但回过头来看,其实我是很受命运宠爱的那一个。

        在接到《“湖北少数民族文学丛书”征稿通知》时,借此机会对过去二十年的诗歌创作做一个小结即编一部《蜜蜂部落——刘小平诗歌自选集》的念头一下子涌进我的脑海。而且我发现这个念头过去一直潜藏在我的内心深处,只是因为当下诗集的出版相当困难,所以一直压抑着这个愿望。现在省民委和省作协提供了这样的春风细雨,我的愿望的芽尖很快就会破土而出了。

        这样一个机会对我而言,真是非常重要、非常及时的。

       再一次感谢省民委、省作协。

 

        2    

       我二十年来自费出版过五部诗集。

     《远去的纸鸢》的写作年代大约是19821984年间,那是我的起步阶段。1982年的夏天,我从宜昌林校毕业后分配到海拔1600米左右的一个高山林场,恶劣的生活和工作环境似乎并没有影响到我对于诗的挚爱,或者说正是因为对于诗的挚爱使我对于恶劣的环境并不怎么在意。我在那里就着如豆的煤油灯如饥似渴地学习的情景现在想起来还感叹不已。后来调到了一个高山乡镇的政府机关时,我决心将已发表的一些作品集结出版。这个处女集子当然稚嫩,但那其中的青春气息却是十分珍贵的。

        还是在那个高山乡镇,四年后,我的第二部诗集《少女的天空》出版了。这部诗集在诗风上基本上沿袭了《远去的纸鸢》,主要为少年儿童写作,歌唱青春和友谊。

        还是在那个我生活了近十年的高山乡镇,在那间被我称为“守望斋”的木板房里,我围坐在温暖的火炉旁,开始创作《鄂西倒影》。我十分怀念那个“守望斋”,因为迄今为止我最重要的作品大多竟是出自那个简陋的房间,出自那一份清贫的生活。后来我调到县城,生活环境是大为改善了,却没能写出可以超越那个阶段的作品。这是一个让人气馁的结论。

      《鄂西倒影》是在调入县城后出版的,但都写于那个高山乡镇——贺家坪镇。

      《鄂西倒影》是一个才一百六十多个页码的薄薄的小册子,但给我带来了极大的荣誉。我受到诸多好评,获得“湖北文学奖”,加入中国作协,成为省文联“中青年优秀人才库成员”,都全仗这个小册子支撑。所以,在编选《蜜蜂部落——刘小平诗歌自选集》时,我将这本小册子中的八十三首诗全部入选,当然是一种偏爱。     

        到县城后,一晃又是八年了。《鄂西倒影》之后,我又连续出版了《跨世纪的星辰》、《巴山夷水》两本诗集。对这两本诗集,我自己也还是敝帚自珍的,其中不乏一些精彩的篇章,体现着我在诗歌艺术上的某种追求,但它们的整体水平显然比《鄂西倒影》低些,所以它们产生的社会反响十分有限。

 

       3

       现在说到相关评论文章。我真有些难乎为情。

       从前面罗列的评论文章“节选”和“存目”可以看出,我的创作得到了诸多诗评家的极大关注,论文总量为三十余篇,总字数约为二十万字。而且这里的多数论者都是中国诗界的风云人物。且不论他们对我的褒奖,仅是与这些名字的结缘,都是我个人的一笔巨大财富,是我一生无限的荣耀。

       这么多的评论文章,其实是可以单独编成一本书的。我也早有单独编成书的想法。但是,我只是一个每月领取千元工资的贫困县里的工薪族,就我的经济能力而言,出版这样一本评论集是很困难的。所以,我一直将这些文章好生收藏着,等待时机。现在时机终于来了,省民委、省作协将我的《蜜蜂部落——刘小平诗歌自选集》纳入免费的“丛书”,使得这些评论文章有了集合在一起的可能。但是也有遗憾,“丛书”征稿通知中的“体例要求”是:每位作者“自选与个人创作相关的评论文章,限二万字以内”。以二十万字的总量,只能入选二万字,这是让人削足适履嘛。

        我一个人不可能享受超出“编选体例”的特权,所以我在编选时只能将一部分评论家的文章采取“节选”的方式来发表,还有一部分评论家的文章则只能以“存目”的方式保留。这样做时,我内心里蛮不是滋味。我知道这是对各位评论家们失敬、对他们的劳动不尊重的事情,但对我而言能有这样的出版机会已十分幸运了,所以在这一套“丛书”里只好这样处理。

        而且,这一套“丛书”是声明不给作者支付稿费的,因此我也无法让各位评论家们的经济权益得到保障。而且因为征稿时间紧,我来不及给各位老师发信征求意见,就自作主张地作了这样的编选,请各位老师充分谅解。若有差错,与省民委、省作协、出版社均没有关系,是我委托给他们的,责任在我,我愿负荆请罪,接受责罚。

        我对各位评论家老师有两句话要说:一是感谢关怀,永远感恩;二是多有得罪,敬请谅解。我将力争在有条件的时候,出版一部能全部收录这些评论文章的集子,以弥补此次之不足和遗憾。这将是我此生最大的愿望之一。

 

         4

        各位评论家在充分肯定我的创作成绩的同时,对我的创作前途寄予了无限的期望。

        写到这里,我真的很羞愧。编选这部《诗选》,编选这些评论文章,是个让我自我反思的机会,对我的触动不可谓不深呵。

        自《鄂西倒影》以后,我在《跨世纪的星辰》和《巴山夷水》中并没有更出色的表现,甚至近三四年以来,我都不敢多写诗了。我的确有一种江郎才尽的感觉。这里面的原因很复杂,难以尽述。

        文学史上有很多这样的情况,即作家的成名作即是他一生中最好的作品,他的一生再也写不出超过成名作的作品。我不敢狂妄地将《鄂西倒影》看作“成名作”,但《鄂西倒影》对我来说,显然是一种高度。我创造了这个高度后,今后能否超越这个高度?能否真的如我在《跨栏》诗中所说“我会轻松地超越又一座大山”?

        我不敢给你们肯定的答复。但我至今对文学痴心不改,我还在不停地写作。我想我会用我的一生来尽力而为。“如果有一天我突然心力交瘁/倒下时一定在新的栏杆面前。”

 

         5

        最后要说的一句话是:感谢长阳县委、县政府和长阳的父老乡亲对我的极大的关怀、爱护和支持。没有你们的全力支持,显然不会有我的成功。是家乡的土地和河流养育了我并给了我创作的灵感;在我取得了一些微不足道的成绩后,是你们支持我的出版,并支持我召开多次研讨会,给予肯定和宣扬;你们大量地购买我的也许并不成熟并不优秀的作品集;你们为我提供了最好的创作环境;你们还表彰我为全县“先进文艺工作者”……我拿什么来报答你们呢?唯有不让大家失望,力争写出更好的作品,并且多写长阳,多写清江,多写咱们土家族。我所能做的,也只有这些呵。我永远热爱你们。谢谢。

 

                                                                                                                                 

                                                                                                                      2005105日,倒影居。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