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羊角岩的博客

好看好玩,有味有益,是本人创建本博客的一点想法,欢迎您光临。

 
 
 

日志

 
 
关于我

羊角岩。土家族。中国作协会员。主要作品有诗集《鄂西倒影》、《蜜蜂部落》以及长篇小说《红玉菲》等十余部。诗集《鄂西倒影》荣获首届“湖北文学奖”等多项大奖、长诗《救救妹妹》荣获第十届“中国人口文化奖”银奖、电视诗歌艺术片《清江倒影》荣获第六届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长篇小说《红玉菲》产生较大社会反响,被专家们称为“一部新时期农村青年的奋斗史和心灵史”。曾就读于北京鲁迅文学院第十一期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

网易考拉推荐

三峡大学三位学者为本人长篇小说提出宝贵修改意见(图)  

2007-05-12 12:00:00|  分类: 文学现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峡大学罗义华、王前程二位专家学者在本人陋室中的电脑前审读本人长篇作品

      2007年5月11日,三峡大学文学博士、民族语言文学研究所副所长、现当代文学研究室主任罗义华冒着大雨前来长阳作者家中,就他在五一期间审读本人长篇小说初稿后形成的观点对作者给予了面对面的指导。他对本人作品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并提出了具体的修改意见。

      关于长篇小说标题,罗义华建议定名为《清江纪事》(原名《福禄寿禧》、《豪华民工》等)。

      本人认为,罗义华博士的指导意见都是非常有见地的,帮我进一步理清了前一段在写作中还模糊不清的一些问题。罗义华博士是一位非常有才华的青年学者,他和三峡大学“民族语言文学研究所”的各位专家将致力于加强湖北土家族作家及作品的研究和评介,推动民族文学事业发展。他在本人长篇小说创作期间的及时介入,对于帮助本人提高创作水平,提升层次,丰富作品内涵,将是十分有益的。我由衷地对他说:“我作为土家族的写作者,需要他们这一批专家学者的评介推出,但更需要的或许就是这种在创作过程中的参与和支持,这种‘事前’和‘事中’的‘在场’对于帮助我们创作出更有分量的作品意义重大。”

      三峡大学文学院教授王前程此次与罗义华同行。

      三峡大学文学院另一位博士、副教授朱华阳也在此前审读了本人长篇作品,并通过电子邮箱发来了修改意见。

      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王红抽时间听取了罗义华教授谈对本人长篇作品的印象。在此一并表示感谢。

      陈哈林兄晚上在莲花洞宾馆设宴招待罗义华王前程二位学者,并且有瑜儿、玲子、肖筱、舒虹、芳妮、吉敏等多位美女作家作陪,煞是热闹。

      席间,罗义华还与哈兄初步议定了六月中旬双方合作在长阳开展土家族文学生态问题调研活动的初步方案。这一天的收获可真是大得很哩!

              

                                  莲花洞中晚宴后合影留念   

      此外,《民族文学》杂志杨玉梅、广东茂名大学学者向卫国、湖北作家席星荃三位好友也分别通过邮件方式为拙作提出了很多修改意见。在此一并致谢。

 

附三峡大学罗义华博士的谈话纪录:

 

三峡大学文学院罗义华博士

关于刘小平长篇小说《清江纪事》修改的谈话要点

(2007年5月11日,根据录音整理)

 

这部长篇小说原名《豪华民工》,我建议改名为《清江纪事》。这个题目好,它见证了清江边的一个城市,一群人,见证了它的发展。它讲述的是清江边的一位农民工如何融入城市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机会总是跟他擦肩而过,但他不断争取,最后获得很好的发展。其选题意义重大,基础非常好,我很感兴趣,觉得这部作品应该有比较好的前景。

《清江纪事》的主人公田浩禄是写得比较丰满的一个人物形象。他作为清江边上的一个农民子弟,有突出的个性,有突出的才华,但他如何在融入社会集体的过程中遭遇了种种挫折和打击,包括爱情,包括身份转化,包括工作等。《清江纪事》就是要写出一个清江边上的普通农民工的生命体验,写他在生命中走出什么路程。

    

一、把清江山水和文化涂抹成作品的底色

作品在文化和民族特性上嫌欠缺。要增加清江文化的内涵,让读者始终看到的是清江山水和文化,把个体的人和清江的文化融为一体,不断对话,经常出现。

让田浩禄不断地返回过去,在他和肖、汪生活过的地方,能勾起回忆的地方,不断地追忆,让他自己的灵魂平静。当他回到那些地方,山还是那些山,水还是那些水,刻着名字的树可能还是那棵树,但他的感受是不同的。

不能让太强烈的讲故事(粗线条的叙事)的欲望遮蔽了清江的山水和文化。要注入更多的清江民俗风情文化,远古神话。清江边的一山一水本身蕴含了人文精神。

清江边有哪些有特点的风景,树,藤,小草,根,落叶,它们都是一种象征的符号,可能代表这个地方山水和文化的根性,然后由田浩禄不断的去跟它们对话。要不断地出现,使它们成为整个文本的底色。而不是偶尔出现,像一些色块。

山和水和人是统一的,他有一种朴实的野性的文化的特性,清灵,隽永,也有种种原始的蛮力。

性,可以粗犷一些,但要含蓄一些。细节不要太露,可投射到自然的物象上去。

可以设计一个情节,田和肖回到他们初恋时的江边,坐到深夜,太多的话没法说,太沉重,也太悲哀。回到过去的过程恰恰可能正是走向分裂的时候,已经意识到了,但未说破。有些东西去了就去了。

现在的整部作品有一种浮躁,没有一种沉静,原因是没有让里面的人物灵魂沉静下来,都是粗线条的叙事。比如清江山水的对话问题,药厂工地,一开端就是多少人、怎么样,假如换一种思路,一开始就写这个山在哪里,这个水怎么样,已经到这个工地一段时间了,每天坐在江边沉思,历史在往前发展,今天这个地方有了很大的改变,但有些事物为什么又没有改变,实际上是不断地跟山水对话。要到情景中去,情景交融。一方山水养一方人。这样在很大程度上会提升艺术含量。情景交融不够。要注意那些路边的、江边的有代表性的景物,能体现清江人的性格和历史的。

 

二、如何处理田浩禄与肖怡红的爱情

肖怡红刻划得不错了,但在中间部分她的信息少了一点。在田成功之前他们能不能有所交流?当然你的安排也是有道理的。

当田浩禄听到肖结婚的消息,应该不是睡几天觉解决问题,而是应该不断地跑到清江边去,回忆过去的那一段情,然后多少年过去,他还在怀念过去在这山山水水之间发生的种种故事。正是这种回忆,这种召唤,使他没有在以后虽然变得冷漠世故,人性有些变异的时候,也并没有变成一个彻底的经济动物,在他的心灵中隐含着对于过去的固执的追忆。这里体现他的复杂性。

李厚强没有尽到一个丈夫的职责,我想他自己可能是看在眼里的,他会想到肖怡红的痛苦,会主动地为肖着想。他是不是会主动地提出一种变化(比如跟肖怡红离婚)?田和肖的片刻欢娱后,可能带给两人的是更多的悲哀,包括对汪的记忆,包括对过去种种生活的记忆,他也是一个苦难者,这个时候可能也有一种道德的觉醒,会思考怎样才会符合一种道德的选择。而且已经打碎了东西,不可能再回来。两人相逢后的那种十七个小时的强烈的欢娱是不是太脱离了具体的历史背景?如果他们两人是没有历史负累的,或许可以达到这种状态,但现在他们两人都背负着相当深厚的历史负累,便不可能那么轻松快乐。肖,也是一个知书达理的、要强的人,有丈夫和女儿,她虽然渴望着一种真情,包括她对改善自己的人生境遇和痛苦都会有一种期待,但她仍然不容易走出现实构筑的一种牢笼,不容易走出去。这里不仅仅是跟李厚强的关系问题,而是她本身有一个道德约束的问题。

田浩禄很多东西都得到了,但能不能写出他从来没有真正的高兴过,没有真正的快乐过?所有美好的事物在他有限的生命中都一件件地被打碎了。包括对肖的爱情,包括跟汪的婚姻,等等。后来他获得一些成功,命运对他进行一些补偿,但这些补偿并不能填补他过去的一些伤痕、裂缝。他甚至会产生种种报复心,他甚至可能想当年跟肖怡红在清江边为什么不做了那件事情。他会想,如果做了,命运又会是怎样的?我们从人性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这时候他的灵魂在扭曲在斗争在挣扎,实际上过去对肖的很多美好的记忆在慢慢褪色,现在走到他面前的肖怡红,有肉体的快乐,但是破碎的很多东西已经不可能再回来了。所以这种遇合带给他的不是一种完整的快乐和交融,而只能更深地触动他的苦痛。他也许曾经以为忘记了,以为可以摆脱痛苦,就算他跟肖身体结合在一起,他会有很多所思所想,对汪的刻骨铭心的怀念,对人生道路的想法,可能会更加深刻一些。

肖怡红跟田浩禄结合投怀送抱便意味着她背离了她原来的生活轨道和心灵轨道,她的原则。她自己也是痛苦的。但更重要的是禄是痛苦的,因为他看到站在两个男人之间的肖的变化——包括对物质的需要和依赖,很多过去美好的东西不可能挽回了。很多东西已经流逝了,发生了变化。她已经不再是原来的肖怡红。这些东西是真正让他痛惜的。他和肖的结合应该是非常复杂的,你现在太简单了。田浩禄一直有个信念,把过去的要抓回来,包括肖怡红,但是当肖怡红真的站到他的面前,过去的影像坍塌了,于是田浩禄感到一种最彻底的伤感和无奈。这时候促使他在道德的层面上有一种苏醒,人生的意义在哪里?过去追求身份的改变,意义在哪里?现在赚到了钱,意义在哪里?他现在希望和肖走到一起,意义又在哪里?这时候他可能来一种真正的醍醐灌顶的反思。当然反思过后是更多的空洞甚至幻灭。因为你在证明你是一个才子,证明你是优秀的,证明自己,但现在你到底证明了什么,能够证明什么?在事业上来讲,你不过是靠投机倒把巧取豪夺,并不是你真有多大本事,他心里应该是非常的悲凉或者一无所有的。结局应该是他离开肖怡红。或者不明确化,从心里的感觉来说不可能真正结合。

关于肖和田发生结合的时机,可以放后一步,他们俩都是不容易走出这一步的,田同情肖的处境而帮助肖,但一直没走到一起,后来是因为一个什么契机使他们走到一起。不妨先安排肖在他的公司里工作。肖再三考虑了后到田的公司工作。肖也是有原则的人,爱护家庭的人,好不容易走出这一步,却陷入了自我反省中。你现在的作品中,两人一见面就来了个闪电结合,动作太猛了。肖应该是充满自尊的。他一次次看她,而她一次次不接受,但后来他的热情融化了坚冰。两人现在太突然了。这样就把很多外在的情节去掉,写出情感。

田和肖结合到一起时,不是失望,不是感觉不大好,还是美,但是这个美有所变化,是一种苍凉的美。经历了那么多,都破碎了。关键是他自己跟汪明翠之间,跟唐吉莉之间,跟自己的历史之间有太多的纠缠。他并不能坦然地纯粹地去面对肖怡红。肖怡红不是过去的肖怡红,田浩禄当然也不是过去的田浩禄了。那么这个偶尔的片刻的欢娱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带来的只能是更深刻的悲哀,这让他们产生困惑。对肖来讲,也面临着反省,面对着家庭的困惑,他们可能会从更多的层面来思考何去何从,而不是简单的我否定你你否定我,这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无奈。矛头追向户口问题,历史问题。偷欢并不能使他们的灵魂获得宁静,一个细小的环节可能会触发过去的记忆。比如对汪的记忆,对唐的记忆,对母亲的记忆,正在进行的激情可能会中断。

肖怡红还是传统含羞比较好。

 

三、如何处理田浩禄与汪明翠的爱情

汪明翠的形象,结局还可以丰富。悲剧性的意义还可以放大。她代表了一个群体,一个农村女孩,为了寻找到出路不惜献出身体。在她的身上有着相当丰富的人类学意义,女性意义。

汪明翠你现在把她简单化了。田与汪的婚姻中,两人爱与恨的交织,接受和拒斥,这种过程还可以写得更丰富些。特别是当汪离开人世的时候,她生前的种种的生活印象会顽固地占据禄的心灵,摆脱这些需要一个相当漫长的痛苦的过程。但是现在的作品中却很快的就过去了,这不符合生活的真实,你把它简单化了。汪是他的大姐,他内心里是对她有爱的,在经过了生活的种种磨难之后他们走到一起是很自然的,是一种需要。浩禄结婚前应该很高兴,憧憬,向往。后来他知道在汪的身上发生了一些事情,但是谁之罪,谁之过?在经过了一段时间以后,他可能在表面上还没有原谅她,但是在内心他可能在准备谅解了。这其间可能有一些事情发生来冲淡他的愤怒。但这时候,更大的悲剧(难产死亡)却发生了。这个悲剧会给他很大的刺激,是一种非常痛苦的记忆,这种记忆是不会轻易忘记的,要在以后的叙述中反复地召唤。这种记忆肯定会影响到他后来的感情生活,包括跟肖的团聚时的感觉,也包括后来对唐吉莉的关系,这样对情感的把握可能会更丰富和准确。

汪的人性可以写得很美,虽然她曾经做了一件错事。包括她跟田两人在一起,写简单了,她爱他多年,肯定会有原始的冲动,但这时又有道德的自责,要看到她的内心挣扎。在田浩禄不断受挫折的过程中,她要不断地给田浩禄以帮助,尽自己一个女性的力量,一种爱情在支撑着她靠近田浩禄。但是田浩禄对她从不接受到接受,有一个漫长的过程,从因为愤怒而打击和折磨她,后来慢慢地由同情到爱上她,内心在改变,外表上还是做不到改变,直到悲剧发生的时候,一切的补偿都来不及了。后来他认识到了这个女性在他的生命中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重要的角色。他意识到她的重要,这时已无可挽回。所以这对田浩禄的打击是巨大的,而且影响到他后来跟唐吉莉和肖怡红的交往。汪明翠像一面镜子,照清了他自己的世界,也阻挡着他向另一个世界的靠拢。

 

四、如何处理田浩禄与唐吉莉的爱情

唐吉莉是另一种类型的女子。她年轻,时尚,鲜活,具有无限魅力。她给田浩禄会不会带来肉体的快乐?两人是不是可能有一种更深入的结合?我觉得对于像唐吉莉这样的现代女子来说完全是可能的。这种快乐会不会消解和舒缓田浩禄内心对于过去生活的苦闷、紧张和焦虑?现在这一稿中把她放到县长身边去了,意义不大。她是真诚地向田浩禄靠近,田浩禄也设想过接纳她的可能性,但是最后内心里种种的历史包袱可能会影响到他们的交融,包括肖的和汪的,你现在只突出了肖,对汪是不公平的。很多因素会阻碍田浩禄与唐吉莉的最终结合。唐代表田对于生活的另外一种选择,这个选择是慎重的。唐是一个率真的有活力的女子,可能最终由她自己选择了一种放弃。这种放弃看起来有点儿潇洒,其实也是一种苦涩。对于她不需要写更多,放弃了就放弃了,戛然而止。 

不能把唐丑化了。在你这个作品中,田浩禄不断地与三个女人发生爱情纠葛,这三个女人都应该是非常有个性的,我姑且为她们作个定义:肖代表美,汪代表善,唐代表魅。

 

五、如何理解田浩禄

田浩禄是可悲的,是一个命运悲剧。悲在哪里?他跟肖怡红那么纯美的爱情梦破灭了,跟汪明翠那么善良的女人结婚了却突然失去了而且再没有机会了,跟唐吉莉那么一个有青春活力的女人因着历史的包袱而不可能有更深刻的交融。最后他得到的只是一种来自生命深处的痛苦和无奈,没办法释放。包括他跟唐吉莉和肖怡红的片刻欢娱之后带来的都只是更深的灵魂挣扎。他可以去看望肖怡红,可以照顾她的家庭跟女儿,但他不可能真正拥有过去他所爱过的那个肖怡红。过去他心灵中有一种镜像,现在破灭了,现在坍塌了。

爱情是他生活中的很重要的一个方面,生活中一些女人离他而去,又有女人向他走来。不能把他的爱情跟他的事业分家。不能说爱情是爱情,事业是事业。为什么汪献身,有可能是为田浩禄。可能马必贵组织材料想把田浩禄搞回来,可能汪死后田浩禄才知道。总之要想办法增强汪的善良的一面。

我们从田浩禄的爱情故事中需要品味的是人生的苍凉和无奈。

 

六、如何处理李和平

李和平这个人物有意思,他有一种生活的精明。

李和平值得好好挖掘一下。特别是在行为的细节上突破。李和平的精明、世故、圆滑都很有特点,后来他小人得志,但他的小人得志跟一般人又不同,有他谨小慎微的一面。这个人还可以写得非常丰富。

李和平构成了一个很独特的文化符号,他和田浩禄是不同的类型,要让读者看到他是如何生长、发展的,可以把他增强。如“因祸得福”那一节,还可以丰富些。性格上还不是很突出。他有很高明的一面,前后都还可以加强。这个人物很关键,他不断地跟田浩禄形成对照。

 

七、其他

你现在的标题我很反感,最好不要用小标题。有的小标题格调低了,世俗化、简单化,它会影响艺术水准。如果一定要用小标题,要含蓄,讲格调。

这样一部作品,你只要把握几个重点:中学时跟肖的爱情怎么发展;马必贵不会放过他(现在写得太太弱了,实际上在他回村里马可以处处跟他为难,甚至让他的母亲受尽屈辱,灵魂的负累在这里还要加强);改变命运,当民工团;后来制药厂进厂出厂;最后唐吉莉和肖怡红之间的关系;他和汪的结婚直到去世。把这几个环节抓住。

里面的故事线条太粗,每一个故事都太偶然。范勇跟田没什么深交,所以他后来对田的扶持偶然性太强,范的举动太意气用事。怎么知道他是销售人才呢?不妨让他先成立公司,让范勇看到他的公司有业绩有前景也看到现实的国有公司的弊端,再支持。因为我们看到范勇虽然着墨不多,但他是一个很有原则性的人,不是意气用事的人。

整体要有一种比较高的格调,冷静的,纯粹的,朴素的,感伤的,沉潜的。

有些人物不需要过多的出场,如将军和两位县长,他们只是一种符号,代表了一种权力,也代表田浩禄的某些机遇,他们在某些场合下出现,便为田带来机遇或者挫折。但是这些人姓什名谁,其实并不重要,关键是田浩禄。操作层面不重要,具体是怎么做成的,可以弱化,反正在一个环境里面他把事情做成了。要注意别人对号入座。如果我在这个位子,我会想,里面的某些情节会不会影响到我?可以艺术化一些。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