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羊角岩的博客

好看好玩,有味有益,是本人创建本博客的一点想法,欢迎您光临。

 
 
 

日志

 
 
关于我

羊角岩。土家族。中国作协会员。主要作品有诗集《鄂西倒影》、《蜜蜂部落》以及长篇小说《红玉菲》等十余部。诗集《鄂西倒影》荣获首届“湖北文学奖”等多项大奖、长诗《救救妹妹》荣获第十届“中国人口文化奖”银奖、电视诗歌艺术片《清江倒影》荣获第六届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长篇小说《红玉菲》产生较大社会反响,被专家们称为“一部新时期农村青年的奋斗史和心灵史”。曾就读于北京鲁迅文学院第十一期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

网易考拉推荐

张健的眼睛(报告文学)  

2007-05-08 14:54:47|  分类: 原创文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一:著名横渡英雄张健在2007张健横渡队挑战赛事前接受媒体记者采访

今年4月底,闻名世界的“横渡英雄”张健率领他的团队——“张健横渡队”到湖北长阳土家族自治县参加“2007中国长阳张健横渡队挑战赛”的几天时间里,我作为全程跟踪采访的记者团成员,跟他接触较多。因为体胖,再加上有些近视,他的眼睛看起来就有些小巧,与他健硕庞大的身材颇有些不相称。尽管小巧,却闪烁着一种神采,我从其中读到的是一种坦诚,一种坚毅,一种深邃。坦诚是他的人格,坚毅是他的精神,深邃是他的智慧。

26日上午九点多钟,西距长阳县城三十多公里,因土家族先祖廪君诞生于此而有着“巴土圣山”美称的武落钟离山热闹非凡。张健横渡队六名队员中参加今天纵渡清江接力挑战赛的第一棒选手韩玉霞换好了连体泳衣,在喧天的锣鼓声中做好了下水前的准备工作。这天跟张健横渡队较量的还有另外三支横渡队,他们分别是北京大力横渡队、湖北愚人岛横渡队、武汉体院横渡队。张健横渡队去年的今天第一次完成纵渡清江150公里的人类壮举,耗时22小时19分52秒。那次也是六名队员接力,不过是从上游距武落钟离山百余公里的渔峡口镇码头下水的。韩玉霞是今年刚补充进来的新队员,她没能赶上去年的那一次清江纵渡。这一次纵渡清江,比去年多了三支队伍,便自然地多了一种激烈竞争的氛围,而且下水地点发生了变化。选手们现在脚底踩着的位置,或许正是四千年前土家先祖廪君西征清江时吹响牛角号登船离岸的地点,这使此次纵渡与一部远古巴人开疆辟土的壮阔历史訇然接通。

张健提着一壶土家苞谷烧,往韩玉霞手中的陶碗里酌满壮行酒。做这一切时,张健的目光里充满了关切和期待。因为在张健的心里,这也是一种接力。张健在此前的二十年时间里,是一个孤胆独行侠,他先后只身成功横渡了琼州海峡、渤海海峡、英吉利海峡、长白山天池、云南抚仙湖、青海湖、本溪水洞、伶仃洋等水域,创造了“海拔最高的横渡”和“紫外线照射最强的横渡”两项世界纪录。时光如白驹过隙,现在他已经步入了人生的中年。随着年龄的增长,张健思考的是自己今后下水横渡的机会可能不多了,重要的是要将挑战人类极限的接力棒交到更年轻的一代人手中。他希望横渡事业在他们的手中薪火相传。北京体育大学运动系学生韩玉霞自然是明白她的老师张健目光中的含意的。这时候天公不作美,下起了小雨,天气的变化使水温下降到14度左右。正常人在此温度下最多只能浸泡二十分钟到半小时,时间再长就会有生命危险。但是韩玉霞毫不畏惧,她微微地笑了一笑,捧着海碗喝下了一大口烈酒,用手抹了一下嘴唇,然后将满碗的烧酒高擎过头顶,缓步走到江边,将酒浇进江中,完成了下水前的祭江仪式。

“嘭”!长阳县长马尚云敲响了置于岸边的虎钮镦于。虎钮镦于是古代巴人征战时跳军前舞敲击的青铜乐器。本次挑战赛用它作吉祥物兼发令设备自有深厚的文化意蕴。韩玉霞像一条活泼的鱼,应声起跳,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然后一头扎入江水中,眨眼之间,她已经向前窜出了四五米远的距离。北京大力队、湖北愚人岛队、武汉体院队的三名选手也不甘示弱,与韩玉霞并肩挥臂,奋勇争先。

张健有力地挥动了一下拳头,他在心里说,张健横渡队一定要赢。

            

                                图二:武落钟离山下水仪式

 

张健双手扶栏,站在护卫船上,一直伴随着正不断挥臂划水的韩玉霞。张健是横渡队员心目中的榜样,有他坚毅的目光一路护航,他们就有无穷的力量。

此次挑战赛是按照奥运会公开水域竞赛项目的比赛规则设计的,总赛程六十公里。每位选手接力十公里,需费时两小时左右。赛程分为两段,26日的赛程是从隔河岩库区的武落钟离山到县城计生局门前码头,近四十公里,分四棒接力,约需七个多小时;27日继续游往下游愚人岛,两棒接力。

开战当天的赛程颇长,所以张健在船上时不时地还可以放松一下心情,让眼睛享受一下两岸青山的深情抚慰。一时间,他的思绪飘飞得很远。

2005年12月初的一天,张健冒着飞雪乘车来到海淀区长春桥路国家行政学院旁边的一家茶馆里,在这里,他将要赴一个重要的约会。服务生将他引往二楼的一个雅间。听到他的脚步声,早已等候多时的长阳县长马尚云热情地迎了出来,两双大手第一次紧紧地握在一起。

马尚云当时在行政学院短期学习。他对张健说,我给你带来了一条水质非常好、两岸风光秀丽而且拥有独特土家文化的江。她的名字叫“清江”。

张健说,太好了,你来得太及时了。我在世界上各大水域间闯荡了二十年,现在正想着在国内中部地区找到一条江,打造一个国家级公开水域品牌赛事。我早已获得了不少关于清江画廊的资料,我知道清江的水质可达国家二级饮用水标准,水温常年在十度到十八度左右,非常适合搞赛事,而且沿途风光旖旎,运动员可以边纵渡边观赏风光,还可以起到宣传清江旅游的作用,岂不美哉?

马尚云笑道,我们也正是这样思考的,通过公开水域的体育赛事来提升清江的知名度,带动清江旅游宣传促销,打造“清江画廊”旅游品牌。赛事与旅游融为一体,让世界了解清江,让清江走向世界,那将是一种多赢的局面。

张健高兴地说,我马上来组建“张健横渡队”,到清江去搞一次挑战接力赛。

马尚云说,说干就干,时间可以就定在“五·一”旅游黄金周到来前!我们还想邀请你担任清江画廊的旅游“形象大使”,一定五年,你看怎么样?至于费用方面,我们好商量。

张健则坦诚地说,我不敢保证担任“形象大使”能为清江旅游带来多大的效益,但我愿听将令,而且我不会收取任何费用——我不会让我与长阳人民之间的友谊沾染上铜臭气。

两只酒杯举了起来,轻轻地碰撞了一下。这是心与心的碰撞,是一方山水与一项挑战人类极限的事业的碰撞,是现实与未来的碰撞。碰撞产生激情,碰撞产生奇迹。

2006年4月26至27日张健率领他在北京体育大学刚组建的张健横渡队来到清江初试身手,获得了极大的成功,并受到了长阳各界人民群众的热烈欢迎。长阳成功承办赛事,给张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张健后来在庆功宴上端着酒杯对马尚云感叹道,长阳人民太热情了,服务太周到了,清江山水太美,土家文化太有魅力,这些感受甚至远远超出了我在此前的估计。马尚云微笑着说,我们的合作才刚刚开始哩,我们要达成一个共识——来年我们接着干,而且还要越办越大,好吗?张健则热情地回应道,明年时间不变,还是4月26至27日;我们争取多组织几支队伍,共同挑战清江,并进一步为清江画廊宣传造势!

这时护卫船上人们的惊呼打断了张健的思绪,原来第二棒的接力点樟木垒到了,张健队的韩玉霞落后了,武汉体院队队员抢先到达。但是我看到张健的目光依然沉着坚毅,似乎在说,别急,后面的赛程还长着哩,谁笑到最后,谁才笑得最好。

果然,这天翻越隔河岩大坝到达县城时,张健队的第四棒张婕率先登岸。张婕是老队员了,去年4月参加了首次挑战清江的150公里接力,并且担任第一棒,出色地完成了任务。接下来她于今年2月初与队员魏刚一起成功完成横渡新西兰库克海峡壮举,改写了无华人成功横渡该海峡的历史。

                

            

                            图三、四:张健横渡队选手黄智鸿击水清江

 

27日上午九点半钟,在高坝洲库区继续进行第五、六两棒的接力。张健继续一丝不苟地站在护卫船上,细心地伴随着他的队员击水清江。五、六棒交接时,张健队再一次落后于北京大力队。真是一波三折呵,同时也说明四支参赛队伍之间棋逢对手,实力悬殊并不是很大。我因此暗暗地替张健队捏着一把汗,但是偷偷地看一眼张健,他却神色自若。我想,或许张健在最后一棒埋伏着奇兵劲旅哩,否则他靠什么扭转局势?

果然,张健队最后一名队员黄智鸿接棒后,一路紧紧地咬着前面相距二三十米样子的大力队选手,而且渐渐显现超越迹象。张健告诉我,黄智鸿是老队员了,在去年的首次清江挑战赛中担任第二棒。他是马来西亚人,祖籍福州,是彼国公派到北京体育大学的留学生,本次挑战赛回北京后就将毕业回国了。他曾于2004年全国体育院校游泳比赛中获得1500米自由泳第一名和400米自由泳第一名,2005年在中国武汉国际抢渡挑战赛中获第四名。张健说,今天高坝洲库区的水温只有9度,原因是从隔河岩库底120米深处泄出的江水温度特低,但是环境越是艰苦,我对黄智鸿越有信心,相信他是好样儿的。

果然,一会儿黄智鸿开始超越大力队选手,游到了四支队伍的最前面。大力队尽管顽强地跟随,但后来一直落在后面。张健说,第六棒的赛程是15500米,也就是说,黄智鸿们最少得挥臂一万六七千次以上。这样一种持续的机械运动,没有超越常人的耐力是不可想象的,他们超越的正是人类的身体极限。

看得出黄智鸿已经胜券在握,但是张健没有露出喜色,显得十分平静。或许,此刻他的思绪已经飘向了未来的日子。据了解,在2008北京奥运会之前,张健还将率领他的队员们陆续出征白令海峡、红海、直布罗陀海峡以及巴拿马运河,开展“北京青年微笑迎奥运连接五大洲”活动。

关于清江,张健更是结下了不解之缘。他已经跟县长马尚云约定,每年四月底在清江举办纵渡挑战赛,将清江纵渡挑战赛打造成一个国际知名的公开水域品牌赛事。明年,张健将在更大的范围内组织参赛队伍,将可能有十支、二十支,或者更多的队伍参加挑战。将来,还要邀请世界各国的游泳队伍来挑战清江,使清江真正融入世界。

张健设想着,清江挑战可能走向“两头”——除了每人十公里以上的专业队伍的挑战外,还要组织群众性的清江挑战赛,可能是短距离的四百米、一千米,最多三千米。这样,参加赛事的人会更多。将来,每年的四月底可能有成千上万的挑战者来到清江,在挑战中饱览清江秀色,分享土家文化。到那时,“清江画廊”必将成为国际国内著名旅游品牌。

这会儿,愚人岛越来越近了,黄智鸿正在奋力划向终点。岸上,人们已经为即将起水的运动员们准备了鲜花美酒和土家歌舞,欢呼声向护卫船飘送过来。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和湖北卫视的记者们正在紧张地调试设备,将对起水仪式进行全程实况直播。世界的目光,此刻聚焦清江。

我看到,张健始终是平静的,他的眼睛里无边深邃。

                                           写于2007年4月29日清江倒影居。

           

                      图五:最先登岸的黄智鸿接受长阳电视台记者采访

           

                                       图六:胜利者的姿态

 

  评论这张
 
阅读(36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