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羊角岩的博客

好看好玩,有味有益,是本人创建本博客的一点想法,欢迎您光临。

 
 
 

日志

 
 
关于我

羊角岩。土家族。中国作协会员。主要作品有诗集《鄂西倒影》、《蜜蜂部落》以及长篇小说《红玉菲》等十余部。诗集《鄂西倒影》荣获首届“湖北文学奖”等多项大奖、长诗《救救妹妹》荣获第十届“中国人口文化奖”银奖、电视诗歌艺术片《清江倒影》荣获第六届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长篇小说《红玉菲》产生较大社会反响,被专家们称为“一部新时期农村青年的奋斗史和心灵史”。曾就读于北京鲁迅文学院第十一期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

网易考拉推荐

信不信由你:陈建功请我吃饭(组图)  

2007-06-07 00:29:57|  分类: 文学现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次上北京参加“全国人口较少民族作家研讨班”期间,我所遇上的幸运的事情不少,其中之一便是著名作家、中国作协副主席、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兼中国现代文学馆馆长陈建功请我吃饭。这件事读者会感觉像是天方夜谈似的。——别忽悠人了,这么大的人物能请你吃饭?别说读者朋友不敢相信,就是我自己,也觉得有些离谱,但这却是千真万确的事情。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5月29日上午,陈建功出席了研讨班的开幕式。能在开幕式上见到他,我很是高兴——我二十多年前就读陈建功作品,他的系列京味小说给了我最初的文学启蒙。于是在会议间隙我斗胆上前对他发出邀请:陈老师,我是一个来自湖北宜昌的土家族业余作者,想请您吃个便饭,听您给我们点拨点拨文学,您能否给个机会?我心里想,陈建功或许不会答应我的。没想到,陈建功却很爽快地说:行,你到北京来一次不容易,应该我请你吃饭。我定下时间后通知你。

    陈建功请我吃饭?我是不是听错了?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此后的几天,我处于一种强烈的盼望中。我不时地暗想,即使陈建功愿意赴约,他那么一个大忙人,时间上是不是能够安排得过来?还有,他请我吃饭这是没有道理的事情,我能够请出他来已是天大的荣幸了,我得主动买单。我甚至还忐忑不安地做着种种设想,该在什么酒店招待他?该用什么酒水才合适?档次低了可不行,等等。事实上请一个部级领导吃饭这样的事我真还没有经历过,而且我对北京的消费场所是陌生的,我不知道怎样做才算不失礼数。

    等了两三天,6月1日上午,陈建功终于给我发来手机短信:我中午十二点左右到你们住的宾馆来接你出来吃饭,定好餐厅后再告诉你地点。你可以带上几位朋友。

    不敢想象的事情真的就要发生了。

    十二点,我们下课了,我按照陈建功提议的那样约了湖北恩施市土家族作家吕金华、宁夏东乡族作家了一容、广西苗族作家杨文升三位朋友,来到一楼大厅里,看到陈建功已在大厅里等候我们。我心里一热,连忙上前跟陈建功握手。陈建功又拉着我的手对跟他同来的几个人作了介绍。原来那几位也都是我早已仰慕的文坛大人物:著名报告文学作家、中国作协创研部副主任蒋巍、湖南籍土家族作家、原《民族文学》杂志主编彭学明、中国作协创研部综合处处长赵宁(女)。

    陈建功带了车来。因为我们中的了一容是穆斯林,只能吃清真,所以细心的陈建功便带我们去了丰台三路的一家名叫阿西娅的清真餐馆。陈建功让我们坐在车后面的两排座位上,而让蒋巍、彭学明、赵宁三位打的跟在我们车后。我们在阿西娅餐馆门前下车的时候,陈建功从前排座位上下来,亲自给我们拉开车门。

    到了房间里,陈建功坐了上首,招呼我在他的右手位置上坐下,然后我们几位学员依次坐定。在等待上菜的间隙,陈建功为我们每人签名赠送了一本他新近由中国社会出版社出版的小说集《谈天说地》。这本书收录了包括《丹凤眼》、《放生》、《找乐》、《前科》在内的八个京味中短篇小说。在他准备为我签名并打开扉页的时候,我注意到,他已经提前在家里盖好了一枚大红的方形印章,印章上是“陈建功”三个篆字。我猜想那枚印章也一定是名家作品,但我当时粗心没有问这事。在封面与扉页间,夹着一张白色的餐巾纸,我猜想餐巾纸可能是用来盖章后避免油墨污染的。他拿出签字笔,亲笔写了一句“小平同道存正之”,然后工整地签上了“建功”大名。最后他让我把那张白色餐巾纸继续夹好,我想他的意思是免得还没有完全挥发掉的黑色墨水污染书页。这些细节,让我非常感慨。他是那么大的一位领导,那么大的一位作家,我们能得到他的亲笔赠书已是非常幸运了,而他做这一切时竟是那样的细心,认真地对待每一个细节:在家里便先盖上印章,再夹上餐巾纸,再当面签名,再夹上餐巾纸。这样的细节,显得对人多么尊重呵。我是一个无名的业余作者,也出版过几本上不了台面的小书,但我给人赠书时却不曾这样认真对待,而往往是潦草地划上几笔,显得随意、浮躁。他给我们赠书的这些小小的细节,竟都是值得我仔细玩味的。

    茅台酒打开了,浓烈的醇香飘满房间。蒋巍介绍说,这两瓶52度茅台酒,是陈建功从自己家里带来的!我又是一惊。我不知该说什么好,索性什么也不说,心里却感到此时真是情比酒浓,十分温暖!

    杯盏交错,宾主间洋溢着一种和谐热烈的气氛。记忆中,蒋巍很会开玩笑,他跟我说:你跟建功(他竟对陈建功直呼其名,这便说明陈建功平日里是丝毫没有架子的)喝酒,是走向“文坛”;跟我喝酒,则是靠近“市场”。你愿意跟谁喝?听了他的话,我笑了,这话幽默!我没有多考虑其中的深意,只是想既然他在发话,还是应该赶快给他敬酒,再说即使靠不近文坛,靠近市场也不错呵——靠近市场有钱赚嘛。哈哈。我跟他碰了杯先喝了。第二天上午,当蒋巍应《民族文学》之邀到研讨班给我们学员讲课时,我才知道,原来他的“文坛说”和“市场说”竟是有典故的——当下文坛关于“80后作家”有一种说法,认为他们占有“市场”(图书销售好)而并未进入“文坛”(他们中加入作协的尚少,一些正统的评论家不肯承认他们)。而蒋巍是一个积极为“80后作家”鼓吹的评论家,他在多种场合批评前述的这种对“80后作家”不公的现象。

    午餐接近尾声的时候,我正想出去买单,没想到赵宁处长抢在我前面下楼去了。我要出去,陈建功的司机硬是拦住了我,不让我去买单。于是我只好作罢,心中却很是难为情。

    饭后,陈建功又用车将我们几位研讨班学员送回到宾馆旁边,而仍让蒋巍彭学明赵宁三人打的跟在车后。我们下车了,陈建功他们几位也都下车跟我们一一握手告别,然后才上车离去。

    几天来我总是在回想这件事情。最初我有些冒昧地请陈建功吃饭时,心里想的是“可能会请不动他”,因为我跟他之间的距离远如霄壤,他是那么著名的作家,是部级领导,我只是一个来自鄂西土家山寨的普通业余作者,他哪里就会赏脸?谁都知道这其间的落差有多大。老实说,我是做好了请不动他的心理准备的。请不动他其实也没什么,我会一笑置之而不会丝毫的责怪他。当他爽快地答应我的请求并反过来说请我吃饭时,我还是没敢把此事当真。倒不是以为他会敷衍我,而是他的确是一个很忙的人,他分管的工作很多,他的接待任务也会很重,他还可能突然到外地开会出差,而我们在京的时间只有这么几天,这期间随便一件什么样的事情加进来便会使他抽不出身来。我想,这里面的变数还很多。后来他竟真的出来请我和我的朋友吃饭了,这给了我多大的脸面!而且,他在一些细节的处理上也让我不能不赞叹不已:他主动地到我们住的宾馆一楼大厅里去等候我们下课;他让我们坐他的车而让几位大作家另外打的跟在后面;他下车为我们拉开车门;他为我们签名赠书一丝不苟;他从自己家里拿最好的酒来招待我们;他不让我买单;饭后,他又送我们回宾馆下车握手告别......这些细节,无不透出他的真诚和谦和,透出一种大家风范。但如果我们用世俗的眼光来看,这件事及其细节其实都是有悖常情、不合常理的。他那么大的人物,凭什么对我们这样的普通业余作者如此善待,甚至把每一个细节都做得这样好,做得这样一丝不苟,把一种春风般的温暖注入到我们心里?

    因为不合常理,因为不可思议,我就更得动动脑筋想一想这件事情的意义了。我想,陈建功这么重视我们,只有两个解释,一是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一个丝毫没有架子的人,一个特别平易近人的人,一个有着深刻的平民情怀的人;二是他对于少数民族的写作者高度重视,愿意给他们以特别的厚爱,而我正好幸运地来自少数民族地区,正好跟他忝为“同道”,正好代表了这样一个群体,而且我特别胆儿大。

    一件不合常理的事情,让我终身难忘,终身都会感到幸福。今天我从北京回到家乡,谨写下本博客日记,希望朋友们分享我的快乐。

                 

                                   图一、在宾馆大厅里跟陈建功合影留念

                 

                                  图二、陈建功在餐桌上为我签名赠书

                 

                                        图三、借花献佛,我敬陈老师一杯酒

                     

                              图四、干杯!(左起依次是蒋巍、彭学明、赵宁)

   

  评论这张
 
阅读(48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