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羊角岩的博客

好看好玩,有味有益,是本人创建本博客的一点想法,欢迎您光临。

 
 
 

日志

 
 
关于我

羊角岩。土家族。中国作协会员。主要作品有诗集《鄂西倒影》、《蜜蜂部落》以及长篇小说《红玉菲》等十余部。诗集《鄂西倒影》荣获首届“湖北文学奖”等多项大奖、长诗《救救妹妹》荣获第十届“中国人口文化奖”银奖、电视诗歌艺术片《清江倒影》荣获第六届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长篇小说《红玉菲》产生较大社会反响,被专家们称为“一部新时期农村青年的奋斗史和心灵史”。曾就读于北京鲁迅文学院第十一期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

网易考拉推荐

献 锦:站在浪尖上写诗——读《蜜蜂部落》析刘小平诗歌的时代性特征  

2007-08-12 14:18:34|  分类: 恭听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蜜蜂部落》是土家族诗人刘小平于2006年出版的一本诗歌选集,被列为“湖北少数民族文学丛书”之一。该书收录了诗人已出版过的五部诗集中的132首诗,包括诗集《远去的纸鸢》9首,《少女的天空》9首,《鄂西倒影》全集83首,《跨世纪的星辰》十四首,《巴山夷水》17首。其中诗集《鄂西倒影》曾荣获了首届“湖北文学奖”。《蜜蜂部落》代表了诗人的诗歌成就和创作水平,是诗人独特的创作风格和高尚的人格魅力的体现。读罢这本诗集,我以为,刘小平是个永远都有站在浪尖上写诗的人,因为他独特的选材视角和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使得他的诗极富时代性特征。他的这种时代性特征,主要体现在对传统文化的关注和关注社会现实,促进和谐社会建设两个方面。

土家族是个历史悠久、能歌善舞的民族,诗人所生活的清江流域正是土家人聚居的地方,那里有着丰富的传统的民间文化。刘小平创作了大量以清江流域传统文化为题材的诗歌,这是诗人对自己民族的优秀文化的歌唱,更是唤起自己及读者对这些民族文化的保护意识的有力宣传。在诗人的眼里,一切都可以成为美丽的诗篇,更何况这些蕴含着深厚文化内涵的民间珍宝,刘小平以先锋诗人的眼光,用浪漫的笔触对那些土家族所特有的民族民间文化进行了深情的讴歌。

这部分诗主要体现在他的《鄂西倒影》中。如《哭嫁》、《跳丧》、《傩戏》、《薅草锣鼓》、《采莲曲》、《南曲》等都是至今仍在流传的土家族地区有名的民间文化艺术;《白虎》、《牛角号》、《虎钮錞于》、《下里巴人》等则是特殊的巴人文化的代表;而《女儿会》、《放排人》、《酿酒》、《窗花》、《抢床》、《雕花烟斗》、《水车》等则是诗人对土家族民族风情的展示;还有一部分是对土家人生活习惯的描述,如《造房》、《茶罐》、《背水》、《牧羊》等。这样看来,这实际上是一部歌唱江清流域传统民族文化的心灵史诗。

一个民族的传统文化是民族的灵魂所在,是一个民族的历史与现实的融合。清江流域是巴人的发祥地,是蕴孕土家族文化的摇篮。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众多都市文明涌入农村,也走进了土家人的生活,很多传统民俗文化正在悄悄地发生着改变,甚至面临着消亡的危险。面对这种情况,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和义务对这些传统文化进行抢救和保护。一个民族的文化传统,就象流淌在每个人血管里的血液一样,是无法使之断流的,断流就等于生命的枯竭。作为诗人,他是不希望看到这种断流的,于是他用手中的笔对这一脉血液进行沸腾的燃烧,并让人们在优美的诗句中对民族的情感得到升华,自觉把对这些民族之魂进行传承和保护。当我们读到那些诗句,我们会情不自禁地觉得我们真的需要这些传统的文化,它带给我拉的快乐和鼓舞无以替代。

如《跳丧》中“恶劣的岁月教会这一个民族/不沉溺于悲伤,把死亡看轻/没有眼泪。用狂歌劲舞/欢送亡者登程……天明时分/柔韧的炊烟中又会飘满牛铃声声”。透过这些诗句,我们懂得土家人把老人的死亡看成人生的一件“白喜事”、“顺头路”,不用悲伤为亡者流泪,而是用狂歌劲舞为亡者送行,这是一种生活的坚强、乐观与豁达,是激励人们好好生活的方式。再看《薅草锣鼓》,“纯朴的山民/像爱酒一样地需要薅草锣鼓滋润……抿一口,让人血脉贲张,劲头更足”,那锣鼓声将“谁谁心头隐藏的淡淡的忧愁”“震动得从草叶尖上滑落”。这里,我们看到薅草锣鼓用欢快而奋进的鼓点驱赶走了人们的忧愁,土家人因此快乐地劳动和幸福的生活。《白虎》中“吉祥的光茫/覆盖所有流逝的晴朗平凡的日子/覆盖所有的光荣和梦想,辉煌和失落”,《牛角号》中“牛角号声,在江面上/涨起潮汛,群山沸腾/我们古老而又永远年轻的民族/正加速航行”,这些都是诗人对巴人祖先的倾诉与怀念,也是对现实生活的礼赞。

再如《酿酒》中,将“太阳的烈度”、“雷声的激情”、“风景的旋律”、“液态的火”、“放纵的情绪”等一系列意象叠加组合,既描述了鄂西土家人传统的酿酒文化,又表达了土家人乐观豪放的人生态度。读罢这些诗句,人们心里都会为诗人笔下的这个鲜活的民族而鼓掌,而诗人的目的不只是为了要读者明白这个民族存在鲜活的传统民族文化,更是要我们懂得正是因为有了这些传统的民族文化的存在,我们的民族才更加可爱,更加身为土家族的一员而骄傲。那么,我们应该不只是从诗句去记住那些从遥远中走过来的民间文化的印记,而是应该自觉投身到对这些民族民间文化的保护之中,让其发扬光大,永远是这个民族的沸腾的血液。这是诗人民族忧患意识的体现,他既为自己民族有着这些独特文化而纵情高歌,同时又对这些民间珍宝所面临的危机而感到忧虑,他希望他的诗歌就是唤起人们对这些民间文化传统保护意识的号角。

和谐,是现代社会永恒的话题,是社会进步的标志。和谐的社会是人们安居乐业、幸福生活的保障,也是人们所向往和追求的目标。刘小平用诗人的思维贴进现实,用或浪漫或沉重的笔调记录着他身边的真实。他不回避现实中的黑暗,真实的反映了社会中弱势群体的疾苦;他也不忽视社会中的进步和先进,他也为此而纵情高歌,这些都使得他的诗歌具有促进社会和谐的现实意义。

其一,关注社会底层人物的生存现状,以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奋笔疾书,为促进社会和谐开具良方。

刘小平在后期的诗歌创作中有一部分是以社会底层人物的生活现状为题材的,这是他创作风格的一个转型。这部分诗歌主要体现在他的《巴山夷水》中,在这些诗篇里,诗人以最近的距离注视着身边弱势群体,以一颗善良的心观察着他们的苦难,以悲天悯人的情怀向社会呼唤正义的力量。

《救救妹妹》是这类诗中的代表。诗人因此诗获得第十二届“中国人口文化奖”银奖,并应邀出席人民大会堂颁奖大会。一位鄂西山妹外出打工,被某酒店以招收服务员为名骗去卖淫,在看守严密、无法脱逃的情况下,跳楼自杀。作者得知此事后,悲痛欲绝,继而提起笔愤怒地写下了长达160行的长诗《救救妹妹》,这也是他所有诗歌中唯一的一首长诗。“报纸上密密麻麻的铅字/像密密麻麻的冻雨/向我泼来/我被淋湿/彻骨寒冷”,这是诗人在报纸上得知此事后的心情。一个与自己毫无关系的山妹子的遭遇,却让作者觉得像被冻雨浇透,彻骨的寒冷,其实是对迫害妹妹的刽子手们的极度愤慨和谴责。“山妹子/白衣白裙/像一只断线的风筝/从谁的手中/飘然/跌落”……一朵花的凋谢,是谁掐断了她生命的欲望?妹妹怀着梦想走出山沟,是因为“卧病在床的母亲”,还有“读中学的弟弟”,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善良的小姑娘被生活所迫,却不向社会的黑暗势力低头。“在一个谈论感情和信仰/人们已经觉得奢侈的年代”,妹妹依然用“生命之轻的代价”维护了“整个社会的清白”,她“飘然坠地的声音/已经在大地上溅起了/潮水般的回响”,诗人对妹妹不出卖尊严的勇敢行为表示敬佩。然而这种以生命为代价的清白,却是一种令人撕心裂肺的痛。“是谁的手/撕碎了我们的妹妹的梦想/把她的生命推向尽头”,是那个“涂满鲜红的指甲油”,却“有着蛇蝎一样狠毒”的心的女老板?是那个“曾经在贫穷的泥淖之中苦苦挣扎”,而今却“一夜暴富”但精神却变得“干瘪苍白”的暴发户?还是那个有着“贪婪的权势和丑陋的欲望”的伪善“公仆”?这些人都应该“接受灵魂的审判”。诗人以这些拷问,直指卑劣人性的深处,以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诗歌独特的渗透力激起全社会的同情心和正义感。

这类诗歌还有关注山村小学的《铃声》,关心为粮食收成和粮价而悲喜的农民命运的《粮价》,关注农民迁徒的《适彼乐土》,身患癌症的老支书却心寄村里几十个在危房里苦读的孩子,在城里四处奔走而释放着《生命最后的火焰》,贫病交加却被不孝儿女遗弃的《鼓手》,为防小偷而养着狼狗却让那些群众远离的《村长家的狼狗》,还有斗大的字不识却揣张状纸进县城,但是“却几次当皮球踢回乡里”的《告状的农民》等等。这些都是作者对社会底层人生存现状的真实写照,对社会弱势群体的无限同情,对农村现实问题的尖锐批判,更是作者以强烈社会责任感为社会弱者奔走呼告,唤醒人们的良知,为创造和谐生活开具良方。

其二,关注社会进步,聆听幸福之声,为促进社会和谐而摇旗助威,鼓舞人心。

刘小平不只是关注如上所述的社会中比较灰暗的一面,同时也关注社会的进步,尤其是身边那些翻天覆地的变化,农村生活其乐融融的场景,这正是社会和谐的表现,是人们幸福的希望。诗人用浪漫而欢快的笔触对这些场景进行了细心的捕捉。这部分诗歌有《鄂西倒影》中反映土家族古老习俗的诸如《酿酒》、《茶罐》等,有借景抒情的如《鄂西是一种落差》、《回声》、《老街》、《新年的雪》等,还有一部分是诗人后期创作中暗示或象征人们幸福新生活的片断描写,如《志愿者》、《升旗》、《接力棒》、《典型》、《通车典礼》和《春天抹去最后一片残雪》等。

古老的民族文化本就是现代社会中一种文明和谐的象征,诗人的大量以民族文化为题材的诗歌,既是对传统民族文化保护意识的唤醒,又是对和谐社会的另一种诠释。然而这些民族的传统终究只是一种历史的记录,是现代生活中的一朵朵浪花,有的已然不能再代表永恒。一切现实的才是真实的,所以诗人同时把眼光投向了土家人如今的生活,而不只是沉醉或怀念,过去是一种美好,而现在更是一种幸福。那“从汹涌的木排上卸下的老街”,“像一朵曾经鲜艳的花漫过季节”,“现在已经沉沦于清江涨起的潮水中”,“是一群鳜鱼安恬的家”,虽然诗人看到自己曾常走过的老街沉入了隔河岩水库底部,但是因为这隔河岩大坝的修建带给人们更多的是幸福的希望,“老街的子孙和沙滩边的桅林/已经像种子一样幸福地飘散到四个方向”。那一场《新年的雪》:“笔直的山峰被冰冻得格外挺拔/欢呼雀跃的童声被雕塑成半大雪人儿/一块迷人的胡萝卜镶嵌成/它的眼睛,升腾起一枚小小的太阳”,“新年的雪,是要让人们/绘制出一种崭新的生活呢”。这是一场充满了多少欢笑和满足的雪,那雪飘落的声音,让人们听到了和谐的歌声,那雪又何尝没有散发出幸福的味道?而那为《通车典礼》庆贺的汽笛声声,它“宣告了一个时代的结束/又宣告了一个时代的开端”,哪怕是曾经“狠心卖掉了/惟一的耕牛和最后一快门板”,哪怕是“村长家最小的儿子,筑路的突击队员/就是在硝烟中倒下”,但是人们终于“沉浸于结局的狂欢”,这“通车”的仪式正是人们决心迈向新的生活的宣誓。

如果说前面所提到的诗歌只是诗人看到那些生活的幸福片段而在心里暗自高兴与祝福的话,那么《春天抹去最后一片残雪》则是诗人发自内心的欢呼。这是诗人为他的家乡整体脱贫而作的一首较长的诗,“饥饿”和“贫穷”“曾经是怎样凶恶地捆缚着/我的数十万乡亲”,然而,这片土地终于整体脱贫了,一切已“成为一页不堪回首的记忆/随着新世纪的曙光一起到来的/将是富足的小康生活”,那“最后一抹残雪终于融消了”,“残雪是被阳光的指尖抹去的/残雪是被春风赶跑的”,这“阳光”和“春风”正是我们国家改革的春风和党无限关怀的阳光,有这春风和阳光,我们有理由“一起举起酒杯/为幸福生活而醉”。在这里,诗人抑制不住的信心和幸福透过诗句都漫溢了出来,这不只是一种祝福,更是催人奋进的鼓点。

纵观刘小平的诗歌,透过《蜜蜂部落》呈现给我们的,是一个包罗万象的世界,一个丰富而又复杂、神秘而又真实的世界。在诗中我们读懂了诗人对自己伟大民族文化的热爱与珍惜,又看到了诗人为这些古老而又年轻的传统声声呼唤的挚情;我们感受到了诗人为那些被不幸所困绕的弱者而沉重的心痛,又听到了诗人为他们而勇敢地向社会阴暗角落的挑战的号角;我们看到了诗人为追求社会和谐而写下的浪漫宣誓,又听到了诗人为实现和谐社会而奏响的乐章。这一处处、一首首、一句句,都是诗人高尚人格魅力的体现,正是《蜜蜂部落》极富时代特征的魅力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28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