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羊角岩的博客

好看好玩,有味有益,是本人创建本博客的一点想法,欢迎您光临。

 
 
 

日志

 
 
关于我

羊角岩。土家族。中国作协会员。主要作品有诗集《鄂西倒影》、《蜜蜂部落》以及长篇小说《红玉菲》等十余部。诗集《鄂西倒影》荣获首届“湖北文学奖”等多项大奖、长诗《救救妹妹》荣获第十届“中国人口文化奖”银奖、电视诗歌艺术片《清江倒影》荣获第六届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长篇小说《红玉菲》产生较大社会反响,被专家们称为“一部新时期农村青年的奋斗史和心灵史”。曾就读于北京鲁迅文学院第十一期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

网易考拉推荐

小说主要关注人的情感——於可训老师财苑山庄谈话录  

2007-10-07 11:53:48|  分类: 恭听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代著名文学评论家、武汉大学教授於可训老师于十月三日携他的爱妻黄老师和十来位亲入住财苑山庄,四日我们一起到我老家高桥村我弟刘爱国家进农家餐,五日早餐后於老师一行离县。

四日晚我与於老师在财苑山庄共进晚餐后,又一起散步,边走边谈文学,走累了,我们在健身草坪的一张方桌前对坐,在那里,我又一次面聆名师教诲。这一次谈话,因为涉及到文学理论与创作实践的基本问题和重大问题,所以今天特别补记于此。

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谈话,我受到很大的震撼。因为这次谈话,对我头脑中固有的文学理念是一次颠覆、洗脑、刷新、革命,极有可能对我今后一生的创作产生重大影响。於老师讲得很尽兴,很精彩,为我上了生动的一课。遗憾的是我没有带录音笔录下来,这里只是根据我的记忆,将主要观点记录于此(这里的补记可能不够准确,存在偏差,且未经於老师审阅,所以请有机会来到我的园子里读到这篇博文的朋友不要把它当成於老师的原话)。

於老师说,小说主要是写人的情感,人性人情。谈政治和社会问题是政治家的事;讲哲理是哲学家的事,讲历史是历史学家的事。各有各的职能,也各有各的专长。有人强调小说要为政治服务,注意时代感,其实不对,那只能是图解政治,要理解时事政治不如去看新闻报道,看中央红头文件;有的小说讲哲学观念,那是观念大于形象,不如去读哲学家的原著。小说家一知半解的半吊子的哲学观念,哲学家一看就知道那都是过时的货色。

(我自己过去一直为没有学多少哲学而羞愧,於老师却说这不是坏事,没哲学才不会犯理念大于形象的错误,才不会当那种半吊子的哲学家。大可不必妄自菲薄。)

有人写小说关注现实,关注改革,可改革都不是成熟的,随时都在变化,今天认为是好的改革,明天可能认为是错的。政治大致上也是这个道理。所以文学离现实不能太近。《乔厂长上任记》,现在可能读不下去。

小说不要企图为现实开药方,那是政治家的事情。一个小说家能开出什么好的药方来?时代,谁也把握不了,当年把握大跃进,后来把握文化革命,产生了大量的荒唐的文学,那些作品现在怎么能读?

对现实如何批判?批深了,涉及到制度问题,谁也解决不了。所以不要企图为现实开药方。

关于民族性的问题。中国作家难道写得出西方民族的作品吗?民族性很自然地融入了中国作家的作品里,不需要过于强调。

在文学的功能上,於老师把我们过去所强调的那些功能几乎都剥离开来,他主要强调娱情娱性的功能。“逗你玩”这句话,很好地概括了文学的功能。“好看”最重要。因为过去固有的文学观念中对文学的功能认为是认识功能、教育功能、娱乐功能等,於老师的观点,实际上主要是娱乐功能。

在於老师看来,所有的文学作品都逃不过一个情字。主要是爱情,所以爱情是永恒的主题。爱情一般来说就是一个男人和几个女人,三解恋或者多角恋。其次还有亲人情朋友情等等。

作家不应该受理论的束缚,小说不应该承载太多文学外的东西。老老实实经营情感故事。文学之树长青,理论是灰色的。作家自己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不要轻易钻入理论的圈套。所以作家没有读过理论著作最好,不受那个影响。

於老师说,目前处于现代化、城市化时代,改变原有的生存方式、风俗人情,这里面农民的情感会感到痛苦,可以产生好的作品。

 

於老师的理论,自成体系。而且在我看来,似乎跟余秋雨的观念正好相反。不过於老师说,理论和创作不一样,理论家那样思考是自有道理的,但是作家不要想那么多,只要关注情感即可。

我过去读余秋雨理论专著《文学创造工程》里讲文学创造的五个层次即真、善、美、哲理、象征,现在看来至少哲理、象征都是多余的。不要想着卖弄哲理、思想,不要想着象征什么,不要想着折射时代,不要想着把握时代脉搏。

我正在创作的长篇小说《红玉菲》,经於老师几次点拨后,“面目全非”,正在实现由社会批判的现实主义的问题小说向情感小说的转变。

 

这天晚上,我突然想到一个笔名:羊角岩。这是我家乡的老屋后山一架山峰的名字,我想顺手拿来做笔名。过去想过几个笔名,巴山夷水,阳三弄,等等,都不太理想。羊角岩,於老师很赞同。或者从现在开始,一个面目一新的作家将出现在文坛?

 

这一次,我还有幸认识於老师的二女儿於曼,她在中央电视台影视部工作。还有一位武汉作曲家朱才勇,於曼的表哥。

 

    补:刚在博客上发表此文,即在中国作家网上看刘庆邦、曹文轩与於老师观点几乎完全一致,这是很有意思的事。现将两报道地址链接于http://www.chinawriter.com.cn/xw/whxw/81_105902.htmhttp://www.chinawriter.com.cn/xw/zxxw/80_105791.htm以备查读。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