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羊角岩的博客

好看好玩,有味有益,是本人创建本博客的一点想法,欢迎您光临。

 
 
 

日志

 
 
关于我

羊角岩。土家族。中国作协会员。主要作品有诗集《鄂西倒影》、《蜜蜂部落》以及长篇小说《红玉菲》等十余部。诗集《鄂西倒影》荣获首届“湖北文学奖”等多项大奖、长诗《救救妹妹》荣获第十届“中国人口文化奖”银奖、电视诗歌艺术片《清江倒影》荣获第六届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长篇小说《红玉菲》产生较大社会反响,被专家们称为“一部新时期农村青年的奋斗史和心灵史”。曾就读于北京鲁迅文学院第十一期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

网易考拉推荐

学生记者专访:浸润在清江水中的爱情  

2008-11-30 16:40:42|  分类: 社会反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者专访

 

浸润在清江水中的爱情
——羊角岩《红玉菲》出版座谈会侧记

 

博雅社记者  王绍龙、毛研力

 

 

他花费3年的时间,7易其稿,120万字的练稿,最终成就了30多万字的长篇小说《红玉菲》;
      他曾行程四千里,徒步40余天考察了清江全流域,只为了能更加深刻的了解清江和清江流域的历史文化;
      20岁时的梦想是成为一位诗人,30岁在新闻的门口徘徊,40余岁转型写小说推出长篇处女作。
      二十余年的光景,他完成了诗人、记者、作家的蝉变,也完成了诗人刘小平到作家羊角岩的转型。

 
                                               
       和蔼敦实的文学痴迷者  
  
     
去见羊角岩老师之前,已细读过他的新书《红玉菲》(《长江文艺出版社》20087月出版)书中描写的是改革开放大潮中,清江岸边土家族山寨中青年农民田浩禄的个人奋斗历史,以及3个女人在他人生道路上的历程。书中文字将六七十年代土家族人的生存状态勾勒出来,有颠沛有安稳,有伤恸亦有欣喜,家国思绪与亲情爱情交织缠绕,跨越万水千山,绵延几十年,传奇般丰富而精彩。“清江边的文学痴迷者”这一被媒体赋予的称号或许正能代表文字背后的诗意情怀吧。
     
见到羊角岩老师是在1126早上9点座谈会之前。眼前这位土家汉子和蔼、敦实,举手投足间颇有些传媒人的气质。他的背包里装着刚出版的新书《红玉菲》和一部尼康相机,与人说话时,憨厚的眼神透露出行程的疲惫,但和他谈起文学和传统文化时眼神却透出别样的风采。他朝我伸出右手-——手温暖宽厚而又有力,那分明是一只坚强而执着地作家的手。我心中的忐忑瞬间被打消,因为我能感受到那手心里传来的一股莫名的力量。这种力量里饱含着文化人的真诚。

                                                                  
清江边的“羊角岩” 

      
“羊角岩实际上是我家乡村后面一座山峰的名字,我觉得这个名字既能体现我家乡的特色,又能表达我对家乡深厚的感情。”在谈到这个奇怪的笔名时,羊角岩老师如是说。
     
土家文化、风土人情是《红玉菲》创作的热土,羊角岩在创作时,通过描写和塑造,从文字的最深处流淌出“土家文化”传统的深邃和美的存在。《红玉菲》凝聚着他对故乡对清江独特的依恋和热爱,清江水是他创作的源头,是他精神的皈依。
      
他的绝大部分作品都以家乡为创作背景,以清江为创作源泉,在聊起这些作品时,他的目光中瞬时充满激情和温暖,“我要特别感谢我的家乡,感谢鄂西南大山深处的那条清江,是家乡的土地和清江以及独特的土家族文化滋养了我的人生,给与了我丰富的写作资源。在我今后的小说创作中,我想我只有一个创作的母题,那就是“爱与清江”。我要用我漫长的一生以及全部的创作激情来回报我的家乡人民,我的清江。”诗意的栖居于清江,在家乡的土壤里播种文化,这或许正是这位宜昌本土作家的毕生追求。
                                 


                                                                一片冰心在笔中 

      在小说《红玉菲》之前,羊角岩曾写过几部长篇小说,由于自己不满意,便一把火烧掉了所有的草稿,他用来练笔的废稿多达120万字以上。
     
在创作《红玉菲》的过程中,为了能更加深刻地了解清江和清江流域的历史文化,曾与清江开发公司青年作家郭寒一起用40多天时间徒步考察了清江全流域,行程约四千里。这次实地考察,他最大的收获就是更加接近了土家族人的生存状态更加贴近了文学本身的真实。“亲身经历的实践开阔了人的视野也使文字更加厚重”他一面回忆那40天的徒步旅行一面告诉我:“在现实和理想面前,更多需要的是内心的坚韧和对梦想的执着与守望。”
      2006
年初他开始写作《红玉菲》时,得了到三峡大学罗义华博士和武汉大学著名文学理论家於可训老师的精心指导,7易其稿,写作修改历时一年有余。
      2008
7月,倾注了他大量心血的《红玉菲》由长江文艺出版社顺利出版并上市热销,他才满意地松了口气。
      3
年的时间,7易其稿,120万字的练稿,最终成就了30多万字的长篇小说《红玉菲》,这其中的艰难可想而知,然而他却说:“ 对文学,我一直都没有放弃过。无论是写诗歌写新闻还是写小说我坚持了那么久,从未想过要放弃。”他的眼神坚定而从容,“《红玉菲》其实也只是个尝试之作,在小说创作这条漫长的道路上我也算是刚刚开头,但我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能带着我的梦想继续去创造,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而我所能坚守的就是坚持,坚持,坚持!”

                                                
               
守望文学的梦想 

    
“能用手中的笔去记录厚重的历史,我以为那是作家的幸运”谈到现在大学生传统文化缺失,他马上就严肃起来,言语中满含着隐忧。“所以我会在作品中写清江写土家族人的风俗,记录那些逐渐被遗失的文化,细心的读者或许会从里面感受一些文化的东西,哪怕是一点点也是一种向上推动的力量。” 


                       学生记者专访:浸润在清江水中的爱情 - 羊角岩 - 羊角岩的博客

 羊角岩与博雅社学生记者面对面交流(陈惠平摄)

 

羊角岩二十多岁的时候写过一首《跨栏》的小诗,说这这首诗是他全部人生的真实写照,他自称自己是一个喜欢做梦,把文学当作宗教的人,一个矢志不渝,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一个以苦为乐,能抵抗现实诱惑的人。他在涉及文学之初就明白文学之路的艰难,但文学点燃的圣火却在他心中顽强的燃烧着,并始终付诸于笔端耕耘着。
   
他也和我谈起了他在武汉读大学的女儿,很羡慕女儿现在的大学生活,认为这是生活在“一个伟大时代”的一代人,他说在他们那个年代能有现在的环境简直是一种奢望。就是在这几十年的追梦中,他也的确实现了自己最初的梦想。20岁时的梦想是成为一个诗人,结果的确成为了一个诗人;30岁在新闻的门口徘徊,新闻也得过奖;40余岁转型写小说于是便有了《红玉菲》。二十余年的光景,他完成了诗人、记者、作家的蝉变,也完成了诗人刘小平到作家羊角岩的转型。看似梦想成真,但其中艰辛真是欲说还休。
     
最后他在我的笔记本上留下了这样一句话:“理想崇高,自强不息”。他像一个执着地守望者,坚持着努力着,文学就是他最大的麦田。羊角岩善于做梦,又用内心的坚韧把梦想变为了现实……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