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羊角岩的博客

好看好玩,有味有益,是本人创建本博客的一点想法,欢迎您光临。

 
 
 

日志

 
 
关于我

羊角岩。土家族。中国作协会员。主要作品有诗集《鄂西倒影》、《蜜蜂部落》以及长篇小说《红玉菲》等十余部。诗集《鄂西倒影》荣获首届“湖北文学奖”等多项大奖、长诗《救救妹妹》荣获第十届“中国人口文化奖”银奖、电视诗歌艺术片《清江倒影》荣获第六届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长篇小说《红玉菲》产生较大社会反响,被专家们称为“一部新时期农村青年的奋斗史和心灵史”。曾就读于北京鲁迅文学院第十一期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

网易考拉推荐

创作谈:关于《红玉菲》和《沉默的老樟树》  

2008-08-24 13:01:34|  分类: 羊羊视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红玉菲》和《沉默的老樟树》

(创作谈)

                                

四十多年前,一个男孩出生在清江岸边一座低矮的茅屋里。

坐在清江边的石头上看书,听着清江的涛声,数着清江的白帆,男孩慢慢长大了。

他经历了恢复高考制度后的升学考试,他在清江边的林场里劳作,他打清江边的村村寨寨走过,他在清江边恋爱、结婚、生女……忽然,他的脸上就堆满了皱纹,青春无多,人到中年了。

我是说我自己。走在清江边崎岖的山路上,我承受着,热爱着,观察着,思考着……我的心里渐渐地孕育了一个人物,他叫田浩禄。他,就是我新近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长篇小说《红玉菲》中的主人公。

田浩禄是一个农家子,从小失去了父亲,家里十分贫寒,更不幸的是他因“海外敌特关系”而屡遭牵连。他爱上了一个吃商品粮的女同学覃怡红,却因种种压力不得不写了“绝交信”,而使覃怡红的一生坠入了无爱的婚姻。为了改变命运,田浩禄想要到县里新创办的制药厂去当民工,却被大队长马必贵所阻拦,这时一直悄悄地爱慕着他的女同学向明玉,为了求马必贵放过田浩禄,竟然遭到马必贵的强暴。田浩禄与向明玉成婚后,发觉向明玉失贞,于是夫妻生活陷入长期冷战,并最终导致了向明玉的难产死亡。二十年后,曾目击过马必贵兽行的马必贵之女郑菲菲带着替父亲赎罪的心理来到田浩禄身边,为田浩禄揭开了久藏心底的谜团,两人之间刚刚萌芽的爱情却因该事件的解密而如遭霜打……

田浩禄经历了太多的不公、屈辱、灾难,但他仍不失善良正直、柔韧顽强,他艰难成长的历程,正是不断地挑战命运,寻求生命本该享有的尊严的过程。在5·12汶川大地震发生后的今天,我们更清晰地看到田浩禄挣扎和追寻的意义。是的,人的尊严甚至高于生命本身,即使渺小如清江边的一棵小草,也应该获得最起码的尊重。

田浩禄是我的“头生子”,他从我的掌心里溜到地上,他长大了。他的细胞里携带着廪君种族的历史基因,他的血液里喧响着改革开放的时代涛声,他的目光里洋溢着愈挫愈奋顽强打拼的人性光彩……现在,他向山外走去,向广大的读者走去,带着一份自信去展示自己的才情与魅力。

我爱家乡,我爱清江。清江生我,清江养我,清江陪伴我的成长,清江编织我的年轮。清江为我的小说提供了原型人物。30万字长篇小说《红玉菲》是我奉献给我的母亲河——清江的一份重要礼物。

在长篇小说《红玉菲》七易其稿的过程中,我得到了著名文学评论家、武汉大学於可训教授和文学博士、三峡大学民族语言文学研究所副所长罗义华先生等多位老师和朋友的修改指导。定稿后,有幸被省文联文学院纳入2007年度重点扶持作品项目,还得到了省委宣传部文艺处和我所在的长阳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在出版经费方面的热情支持。没有大家的热心支持,很难想象《红玉菲》的出版会有这样顺利。借《宜昌作家》杂志主编张泽勇先生热情向我约写“创作谈”之机,我谨向上述诸位老师、领导和朋友表示诚挚的谢意。

2008年的这个夏天,是中国人民百年奥运梦想成真的热火朝天的夏天,而这个夏天对我本人来说,也非同寻常。除了《红玉菲》的出版发行,我还刚刚收到文学期刊界“四小名旦”之首的南京《青春》杂志寄来的8月号杂志,我的短篇小说《沉默的老樟树》赫然排在榜首位置,而且还配发了作者照片、简介和复旦大学现当代文学博士李小杰先生洋洋五千余言的评论文章《老樟树下的情与欲》,算是有点儿隆重推介的架式了。而且我得知《青春》为了加大推介小说新人力度而精心策划与复旦大学联手打造“青春热评”栏目即从本期开始。对我的《沉默的老樟树》发表及评论推介恰巧成为该栏目的开槌锣鼓。当然我不能误认为是因为我的作品达到了何等的艺术水准,而只能看作一种难得的机缘和幸运。

我一直以为,文学作品一旦发表,它就有了自己的生命,对作品的或褒或贬都是读者和评论家的事,作者在此时倒适合退后几步安心地当一回看客。无论哪件艺术作品,它都会带着与生俱来的缺陷,这是肯定的,我的作品也毫不例外,何况这一大一小两件作品都只是我从诗歌向小说转型后的一个开端呢?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对大家的批评意见洗耳恭听。

就此打住。

                                     2008823日于长阳,倒影居。

 

(注:这篇创作谈是应《宜昌作家》主编张泽勇先生之约而写。)

 

  评论这张
 
阅读(40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