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羊角岩的博客

好看好玩,有味有益,是本人创建本博客的一点想法,欢迎您光临。

 
 
 

日志

 
 
关于我

羊角岩。土家族。中国作协会员。主要作品有诗集《鄂西倒影》、《蜜蜂部落》以及长篇小说《红玉菲》等十余部。诗集《鄂西倒影》荣获首届“湖北文学奖”等多项大奖、长诗《救救妹妹》荣获第十届“中国人口文化奖”银奖、电视诗歌艺术片《清江倒影》荣获第六届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长篇小说《红玉菲》产生较大社会反响,被专家们称为“一部新时期农村青年的奋斗史和心灵史”。曾就读于北京鲁迅文学院第十一期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

网易考拉推荐

(转)2008.10.15《三峡周刊》记者陈润生专访羊角岩  

2008-10-17 20:47:42|  分类: 社会反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江边土家儿女在当代的奋斗史

——本刊记者专访《红玉菲》作者羊角岩

 

土家族作家羊角岩创作的30万字长篇小说《红玉菲》,近日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并投放全国书市,深受读者欢迎。《红玉菲》讲述的是鄂西南清江中下游盐阳村的农家子田浩禄,高中毕业后到县制药厂当临时工,因解决不了“农转非”而长期饱受挤压、挫折,但不放弃做人的良知和向上的激情,最终由一名打工仔成长为知名企业家的故事。北京著名小说评论家詹晓厚认为:“田浩禄30年挣扎的创业史就是清江边土家儿女在当代的奋斗史,也是整个少数民族在改革开放年代的命运的一个缩影。”

日前,长阳籍作家羊角岩接受了本刊记者陈润生专访:

:您是怎么想起创作《红玉菲》的?

:它最初是一个中篇小说,五万多字,寄到《民族文学》杂志,青年编辑杨玉梅看了后认为是一个长篇的故事构架,建议改为长篇小说,在此基础上,扩充到三十万字,有了现在的规模。

:小说中的几位男女主人公在您的生活中都能找到人物原型吗?

:《红玉菲》中的男主人公田浩禄是有一个人物原型的,他是我的一位亲戚,他的故事让我感动。他从农村出发,参加民工团搞建设,后来被县属企业留用,但长期不能解决户口问题,受了许多年的压抑,后来他当了经理,有了一定的经济实力,也算是小有成就。当然小说是创作,田浩禄的故事在原型人物的基础上是做了很多的加工创作的,所以不能完全对号入座。几位女主角没有原型,是根据情节发展的需要设置的。

:您的写作过程顺利吗?以后又做过哪些方面的修改?最后是怎么出版的?

:我用电脑写作,一旦进入写作状态还是比较快的,初稿完成于20061028日到127日,也就是40天左右。写成后在“清江文坛”(我在清江文坛担任首席版主)帖出了一部分征求意见,反响还算不错。我进一步地请了文坛里的顽固之冰、瑜儿、秦风、聂小虫、南极冰儿五位文友帮忙读稿,根据他们的意见进行修改后,我又请了一些人帮忙看稿,包括三峡大学罗义华博士、朱华阳博士、王前程教授,散文作家席星荃、诗评家向卫国、民族文学杂志编辑杨玉梅等人。他们都提出了很好的批评意见。

最后这个作品有幸得到了著名文学评论家、武汉大学博导、湖北省文艺理论家协会主席、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於可训老师的两次审读和修改指导,给了我很大的鼓励。

《红玉菲》七易其稿,写作修改历时一年有余,再经过了八个月的出版期。这个过程是一个“蝉蜕过程”。这个过程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但也是快乐的过程,因为经过这个过程,我对如何写作长篇小说获得了一些宝贵的经验,这对于我未来的创作益处太大了,一生都受用不尽。

:关于《红玉菲》的创作思想、艺术手法和结构等,您自己怎么看?

:作品出版后就有了自己的生命,怎么评价已经是读者和评论家的事情了,我不打算多说什么。最近我在一篇题为《清江浇灌“红玉菲”》的短文中写了这样两句话,可以表达我的主要观点:“田浩禄经历了太多的不公、屈辱、灾难,但他仍不失善良正直、柔韧顽强,他艰难成长的历程,正是不断地挑战命运,寻求生命本该享有的尊严的过程。在5·12汶川大地震发生后的今天,我们更清晰地看到田浩禄挣扎和追寻的意义。是的,人的尊严甚至高于生命本身,即使渺小如清江边的一棵小草,也应该获得最起码的尊重。”“他的细胞里携带着廪君种族的历史基因,他的血液里喧响着改革开放的时代涛声,他的目光里洋溢着愈挫愈奋顽强打拼的人性光彩……”

:《红玉菲》之后的创作,您有什么打算?

:今后可能用一个时期来写作中、短篇小说。在前一段的中短篇小说的尝试中,觉得短篇小说在艺术上似乎更精致一些。最近在南京《青春》杂志上刚发表一个头题短篇小说《沉默的老樟树》,还配发了复旦大学文学博士李小杰的点评文章《老樟树下的情与欲》。这是我的短篇小说处女作,能获得这样一个令人惊喜的收获,说明我是站在一个不错的起点上的,给了我一种鼓舞。今后我想用几年时间来多写几个短篇小说。

我是一个喜欢做梦,把文学当作宗教的人,一个矢志不渝,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一个以苦为乐,能抵抗现实诱惑的人。所以我会继续努力,不让读者失望,不辜负时代与民族。

 

 

清江浇灌《红玉菲》(创作谈)

四十多年前,一个男孩出生在清江岸边一座低矮的茅屋里。

坐在清江边的石头上看书,听着清江的涛声,数着清江的白帆,男孩慢慢长大了。

他经历了恢复高考制度后的升学考试,他在清江边的林场里劳作,他打清江边的村村寨寨走过,他在清江边恋爱、结婚、生女……忽然,他的脸上就堆满了皱纹,青春无多,人到中年了。

我是说我自己。走在清江边崎岖的山路上,我承受着,热爱着,观察着,思考着……我的心里渐渐地孕育了一个人物,他叫田浩禄。他,就是我的长篇小说《红玉菲》中的主人公。

田浩禄是一个农家子,从小失去了父亲,家里十分贫寒,更不幸的是他因“海外敌特关系”而屡遭牵连。他爱上了一个吃商品粮的女同学覃怡红,却因种种压力不得不写了“绝交信”,而使覃怡红的一生坠入了无爱的婚姻。为了改变命运,田浩禄想要到县里新创办的制药厂去当民工,却被大队长马必贵所阻拦,这时一直悄悄地爱慕着他的女同学向明玉,为了求马必贵放过田浩禄,竟然遭到马必贵的强暴。田浩禄与向明玉成婚后,发觉向明玉失贞,夫妻生活陷入长期冷战,并最终导致了向明玉的难产死亡。二十年后,曾目击过马必贵兽行的马必贵之女郑菲菲带着替父亲赎罪的心理来到田浩禄身边,为田浩禄揭开了久藏心底的谜团,两人之间刚刚萌芽的爱情却因该事件的解密而如遭霜打……

田浩禄经历了太多的不公、屈辱、灾难,但他仍不失善良正直、柔韧顽强,他艰难成长的历程,正是不断地挑战命运,寻求生命本该享有的尊严的过程。在5·12汶川大地震发生后的今天,我们更清晰地看到田浩禄挣扎和追寻的意义。是的,人的尊严甚至高于生命本身,即使渺小如清江边的一棵小草,也应该获得最起码的尊重。

田浩禄是我的“头生子”,他从我的掌心里溜到地上,他长大了。他的细胞里携带着廪君种族的历史基因,他的血液里喧响着改革开放的时代涛声,他的目光里洋溢着愈挫愈奋顽强打拼的人性光彩……现在,他向山外走去,向广大的读者走去,带着一份自信去展示自己的才情与魅力。

《红玉菲》是我奉献给我的母亲河——清江的一份礼物。

我爱家乡,我爱清江。清江生我,清江养我,清江陪伴我的成长,清江编织我的年轮。清江为我的长篇小说提供了原型人物。清江岸边的领导和朋友为我提供了良好的写作环境,并支持和促成了我的作品出版。总之,是清江浇灌了《红玉菲》。

清江浇灌的《红玉菲》,我希望它能迎风长成一棵岸边的大树。(羊角岩)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