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羊角岩的博客

好看好玩,有味有益,是本人创建本博客的一点想法,欢迎您光临。

 
 
 

日志

 
 
关于我

羊角岩。土家族。中国作协会员。主要作品有诗集《鄂西倒影》、《蜜蜂部落》以及长篇小说《红玉菲》等十余部。诗集《鄂西倒影》荣获首届“湖北文学奖”等多项大奖、长诗《救救妹妹》荣获第十届“中国人口文化奖”银奖、电视诗歌艺术片《清江倒影》荣获第六届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长篇小说《红玉菲》产生较大社会反响,被专家们称为“一部新时期农村青年的奋斗史和心灵史”。曾就读于北京鲁迅文学院第十一期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

网易考拉推荐

肖惊鸿:半生烦恼与爱情无关  

2009-01-10 19:25:03|  分类: 恭听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半生烦恼与爱情无关

 

肖惊鸿

 

土家族作家羊角岩创作出第一部长篇小说《红玉菲》,完成了诗人而小说家的“变脸”。创作主体的原诗人身份和民族文化背景对他的小说叙事的影响,是多方位的、不一而足的。本文仅就小说文本的阐释表达一点看法。

如果,这只是一个男人和三个女人的爱情故事,难免流俗。随着阅读的深入,我发现爱情不过是外包装。在爱情的覆盖下,涌动着社会变革的潜流。小人物,大天下。这是一个人的小说,也是一个社会的缩影。

小说的主人公,上世纪50年代末出生的田浩禄,前半生都在为摆脱农民身份而打拼、而烦恼。田浩禄的坎坷人生不是爱情所左右。他的每一次爱情的发生,都伴随着他的社会身份的确认。或者说,他的社会身份的确定,决定了他的爱情走向。这也是羊角岩小说的社会学意义所在。

小说分成三部分。第一部分,田浩禄因为当了农民失去了覃怡红。田浩禄第一段爱情的发生,是青梅竹马的老式版本。但可以看出作者对这部分的着力是厚重的。我想这和作者的生活资源的丰富有密切关系。这个初恋故事并不新奇,但田浩禄被迫与覃怡红分手,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他的农民身份。农业户口的田浩禄之于非农户口的覃怡红,如同地之于天一样遥不可及,高不可攀。两人的社会身份和社会地位在田浩禄看来,不可逾越。

第二部分,田浩禄因为不想当农民失去了向明玉。向明玉对田浩禄的倾情展开了一段痛心的暗恋故事。她为帮助梦中情人走出农村失身于权势。而时过境迁,田浩禄对向明玉的接受不是来自他自身的爱的召唤,而是对生活的阶段性妥协。他因向明玉的失身而不能释怀,根本还是在于对两人身份的不同认定产生了情感阻隔,对他脱离农村摆脱农民命运的往事不堪回首,因此难以坦然面对,最终导演了一幕香消玉殒的爱情悲剧。

第三部分,田浩禄因为不愿回想农民身份失去了郑菲菲。年轻的记者郑菲菲爱上出狱后在商场打工的农民工、中年人田浩禄,应该是一见钟情式的,如果只在一见钟情里展开田浩禄的第三段爱情故事,也许会有一个相对不错的结局。他也的确产生了对郑菲菲的一丝朦胧爱意。然而,郑菲菲的父亲就是让向明玉失身的恶魔,所以对田浩禄而言,他无法带着对向明玉的愧疚坦然接受郑菲菲的爱情。因他的农民身份所发生的恶梦,他不忍回首。

准确地说,作者书写到这里,田浩禄后半生的烦恼才有了点爱情的影子。他的至爱覃怡红来到了他的身边,俩人也曾到达了灵肉合一的至美境界,似乎回到了从前的幸福时光。此时,他的农民身份已失去了意义。身为企业家的田浩禄雄心勃勃地策划着他一生的爱情理想。他为初恋情人的女儿治病,为初恋情人的残疾丈夫安排自食其力的生活。他尽全部努力,试图让爱情梦想成真。然而昔日的爱情真的能重来吗?

作者着力塑造了主人公田浩禄这个真实感人的“圆型人物”,揭示了在两个不同的社会历史时期中他的坎坷命运。农民身份在那个时代如同脑门上的黑痣,鲜明得无法遮挡。田浩禄因为自己的农民身份苦苦挣扎。在当时的社会体制下,田浩禄不甘于当农民,不安心农村生活,就是不愿意安于贫穷。追求幸福生活的愿望支撑他由农民而民工、而临时工,直到改革开放市场经济后当上了民营老板、企业家,最后还收编了从前他当了十几年临时工的制药厂。他之所以在国营药厂当了十几年的临时工,为的就是争取农转非的那一天。身份比爱情更重要。这是那个年代的生活特质,爱情只能依附于身份之上。爱情与身份的背离,注定了只能让爱情走开。

田浩禄是那个时代农民工的代表,他的境遇代表了一代农民的奋斗史,表达了农村青年对社会体制变革的内心渴望,也是这部作品的现实意义所在。改革开放后,市场经济下的田浩禄,不再对自己的农民身份耿耿于怀。他看淡了他的农民身份。从某种程度上讲,他的农民身份,已经成为远去了的记忆符号。

然而掩卷而思,感觉意犹未尽。田浩禄的半生烦恼似乎因他的身份的确定而尘埃落定。直到此时,他一生的爱情才浮出水面。一个没有完整感情的男人是不完整的。尽管他有真挚的友情、深厚的亲情,也有一份非常不错的初恋,而最终也与他的初恋情人志同道合,但是故事没有接续下去,远去的爱情还能不能重现?如果不能,田浩禄的情感归宿又在哪里?情感故事刚开头就已匆匆收尾,这对田浩禄完整人格的塑造来说是个遗憾。

小说结尾的处理有失妥当。既然前半生的烦恼与爱情无关,半生的情感支离破碎,那么作者显见拼全力打造的田浩禄这个人物,仅此这般显然不足。接下来对田浩禄的感情必须有个交待。

如果作者意在表现主人公的奋斗史,给这个人物注入励志精神,那么内心情感失衡的田浩禄难以支撑起一个精神世界丰富的男人形象,也就难以承载榜样的力量;如果作者意在表现主人公的情感世界,那么半生的挣扎与奋斗已成过去,田浩禄的情感世界仍旧是一片荒漠,尽管与初恋情人在冷酷的现实下重温了爱情的美好。主人公的情感仅停留于此,不能不说是一种叙事把握上的缺失。

但是,对第一次写小说的羊角岩来说,已经是十分可喜的收获。在此,我对羊角岩的小说创作充满了信心和期待。

(作者系博士、中国作协创研部副研究员)

  评论这张
 
阅读(441)|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