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羊角岩的博客

好看好玩,有味有益,是本人创建本博客的一点想法,欢迎您光临。

 
 
 

日志

 
 
关于我

羊角岩。土家族。中国作协会员。主要作品有诗集《鄂西倒影》、《蜜蜂部落》以及长篇小说《红玉菲》等十余部。诗集《鄂西倒影》荣获首届“湖北文学奖”等多项大奖、长诗《救救妹妹》荣获第十届“中国人口文化奖”银奖、电视诗歌艺术片《清江倒影》荣获第六届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长篇小说《红玉菲》产生较大社会反响,被专家们称为“一部新时期农村青年的奋斗史和心灵史”。曾就读于北京鲁迅文学院第十一期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

网易考拉推荐

003、鲁院,我来了(3月9日)  

2009-03-10 13:26:38|  分类: 我读鲁院高研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早上,我提着一只箱子从家里出发了。我的行囊空空,只携带着几部中短篇小说稿件,准备在鲁院期间进行修改。包括《死守严防》、《黄洋木古树下面》、《红秀》、《里程碑》、《民选县长》、《清江桃花》等。其中前《死守严防》和《黄洋木古树下面》两部是我在春节后为了准备到鲁院学习而新写成的。

客车开出县城,进入出口大通道。观音阁外面,清江边上的桃花树这时都绽开了,她们搔首弄姿,列着长队向我微笑。呵呵,我的家乡真是太多情。

中午,由市雷锋中学校长乔仕文在三宜轩酒楼设宴,热情邀集宜昌市文学艺术界黄尚荣、张泽勇、王作栋、王作新、罗义华、韩永强、佟茜洁、刘抗美、杨成,市民宗局局长王仁俊,企业界朋友邱华、屈定富、邓静以及市雷锋中学魏光法、徐伟、陈建东、王志军等近二十人热情为我举杯送行,不胜感激。我是带着宜昌朋友们的深情祝福出发的。

晚上六点钟,我在宜昌火车站登上了K50列车。在我的半生中,从来没有过离开宜昌这么长时间的经历,更没有过这么好的学习机会。文友雪浪花发来信息说:“不要太兴奋哦。”

在奔驰的列车中度过二十个小时,终于抵达梦想中的北京。我于今天下午两点半左右从西客站出站后,打了的士,花了七十块钱,不太容易才找到在四环外的鲁迅文学院。的士司机问了他的朋友,又用上了导航仪,才终于把车开到了鲁院门口。

不太大的一个小院。有门卫让我拿出录取通知书验看了才准进入校门。

院内先是一大片庭园,有一些花草和雪松。然后往里走便有两栋楼。主楼是朱沙红色和白色相间立面的五层大楼。楼前挂着“热烈欢迎新学员”的横幅。几位老师在大厅里登记,接待来自全国各地的新学员。大厅的底部正中醒目地摆放着鲁迅先生的铜像。

我问了谁是跟我一直联络的严迎春老师,她恰好也在,原来她是一位才二三十岁左右的女青年。正是她把我被“鲁十一”录取的信息传达给我的。我高兴地主动跟她握了手。

房间门上都贴着学员的名字。分配给我的是213房间,窗口望北。单人标间,里面配了电视和电脑,热水很好。开通了室内座机电话。北京的电话费很便宜,用座机来打长途电话会很方便。

我注意到,我的对面房间住的是我早有印象的湖北籍诗人卢卫平。斜对面的205房间则是产生了很大影响的长篇小说《水乳大地》的作者云南作家范稳。

五点半的时候,我第一个进入副楼一楼的学员餐厅。陆续便有不少学员进来打饭。

一位来自安徽的名叫刘楚仁的学员主动地坐到我面前,跟我打招呼。他是我今天认识的第一位学员朋友。饭菜还算可口,中晚餐每份饭菜是八块五毛钱,记帐,月底结帐。标准是一荤两素一汤,再加一个苹果。

边吃边聊,已大致知道了楚仁的情况。他是安徽省第二看守所的副所长,主要写纪实文学作品,在《中国作家》、《啄木鸟》、《长江文艺》等发表过一些看守所题材的纪实作品。出版过《看守所长手记》等作品集。

说到这次来鲁院学习的机会,他还不知道竞争很激烈哩。省作协告诉他被推荐了,他便以为笃定可以来了。来院后才知道省里推荐的是两人,结果只录取了他一人。他说吃了一惊,原来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呀,回头一看,真捏了一把汗。

吃完饭,我们放下碗筷,走到了门口,一位餐厅工作人员拦住我,很客气地说:“请你帮忙把碗筷放到洗碗池里。”我这才想起,我们是学员进餐,而不是在饭店进餐,所以收拾碗筷是我们的事。连忙回身到饭桌上将碗筷拿过来。看来这里有一个身份转换的问题。

我跟刘楚仁一起聊天散步,在一楼大厅里跟鲁迅铜像照了合影。走出校门口的时候,遇到一位陌生朋友跟我们打招呼,原来他是鲁九(即第九届高研班的学员)。他叫藏策,名片上印着中国小说学会常务理事、排行榜评委、天津市作协签约作家等头衔,看着就让人羡慕。他们几位鲁九的在京朋友今天在鲁院外的西蜀老宅聚会哩。他兴之所致,一个人来到校门外看看。他说,鲁院的朋友都会很怀念鲁院,所以时不时地在一起聚会。他还说,鲁院是我们的家。学员们离开鲁院了,今后来京仍可在此住宿,而且住宿费很便宜,只五十块钱。他是我今天认识的第二位朋友,天津市评论家。

九点多我正在房间洗澡的时候,突然接到一个打进座机的电话:“我是兴安。你快到307房间来。”兴安是北京很新锐的文学批评家,在同兴出版社工作。他跟《民族文学》有较深的渊缘——他的父亲特·赛音巴雅尔是《民族文学》原副主编,我也熟识。我20074月底参加由《民族文学》举办的一次培训班的时候在京铁大酒店的会议上认识了兴安,后来便保持了联系。而且我此前已从网上查知,兴安参加了“鲁九”,即文学理论批评家班。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该再读鲁十一呀?我带着这个疑问,连忙去了307室。推开门,见到了兴安。

原来兴安今天是在西蜀老宅跟藏策等六位鲁九在一起聚会后过来坐坐的。他在学员名单上看到了我,便连忙打电话给我。

房间里除了兴安,还有两个人。经兴安介绍,才知道身材较瘦、戴眼镜的那位就是范稳,高子较高的是室主人、北京编剧西门。他们两位都是本届学员,我的同学。

范稳比我大三岁,是云南省文联的专业作家,他的《水乳大地》我读过,写天主教在西藏的近百年沉浮历史。人民文学出版社印了五万册。范稳自己见到过四个盗版的版本,还曾有朋友拿着在新华书店买到的盗版书让他签名。范稳说,他的“大地三部曲”已经完成。《水乳大地》之后,相继是《悲悯大地》、《大地雅歌》。已经跟北京出版社在洽谈出版《大地雅歌》的事宜,这几天就会签约。

后来范稳讲起云南普洱茶。普洱茶首先是香港台湾炒起来的。云南的普洱茶,最初是出售给西藏人打奶茶的,不值钱,常常堆放在牛圈里。精明的香港生意人收购云南普洱茶,存放在香港的防空洞里(香港跟云南纬度相似),经过一两年的储藏和发酵等处理以后,在法国就可以卖出高价来。法国人一直视云南为他们的殖民地势力范围,便也开始喝普洱茶。后来云南便有了很多炒家,群雄并起。后来便有人造假,用各种化学原料将普洱茶的存放年代夸大。再后来,不少炒家便炒垮了,栽了大跟头。云南还炒过玉石。也亏损了不少人。这里面的悲欢离合,惊心动魄。我想起我们家乡,倒好像没炒过这些。但是这几年炒股、赌博、买彩票的,一样也上演着人生的悲欢离合。

或许这些普洱茶的历史到了范稳的手中,又是很好的小说素材。

西门的房间里内容很丰富。带了笔记电脑,不少的书,电开水壶,还有一套功夫茶的茶剧。边品尝着他的功夫茶(我没有弄清楚他泡的是什么茶。绿茶?还是普洱?),边听他侃他的编剧事业。我此前不熟悉他,聊起来便知道他是一位很优秀的编剧。央视曾播出过他的电视连续剧《金粉世家》、《红粉世家》。他的剧本每集的单价大约在四万元以上。他跟中央电视台和各地的电视台的一些负责人都是很好的朋友。他的三十集电视剧《我的三个母亲》这几天将跟央视签定收购协议,他就可以拿到一大笔钱了。他讲了一些影视界的内幕和潜规则,真是让人大开了眼界。

我在心里掂量着,我跟这些学员比起来,差距太大了。或许我是本届学员中唯一的来自底层(县以下、边远的山区和民族地区)的作家?慢慢地我会跟大家熟悉起来。别人都比我强,我该高兴才是,因为我来学习,正是要从老师和学员们的身上学到一些有用的东西,能帮助我成长和缩短自身差距的东西。跟这些优秀的学员比起来,我不得不承认我很差劲儿。或许,我所拥有的也只有我们土家人身上的某些可贵的品质和精神,那就是痴迷执着,以及善良淳朴。这是我们在文学事业上进取的通行证。尽管我知道,光是靠这些,是远远不够的。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