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羊角岩的博客

好看好玩,有味有益,是本人创建本博客的一点想法,欢迎您光临。

 
 
 

日志

 
 
关于我

羊角岩。土家族。中国作协会员。主要作品有诗集《鄂西倒影》、《蜜蜂部落》以及长篇小说《红玉菲》等十余部。诗集《鄂西倒影》荣获首届“湖北文学奖”等多项大奖、长诗《救救妹妹》荣获第十届“中国人口文化奖”银奖、电视诗歌艺术片《清江倒影》荣获第六届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长篇小说《红玉菲》产生较大社会反响,被专家们称为“一部新时期农村青年的奋斗史和心灵史”。曾就读于北京鲁迅文学院第十一期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

网易考拉推荐

020、关于小说的精神叙事(3月25日)  

2009-03-26 00:07:23|  分类: 我读鲁院高研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午著名文学评论家、《人民文学》主编李敬泽给我们讲了第7次大课。他讲课的题目是《小说的现象与问题》。

当下小说写作最大的难题在哪里呢?李敬泽认为是精神叙事的问题。

小说的叙事,李敬泽将它分为故事叙事和精神叙事两个层面。尽管现在不少作家讲故事特别是讲好故事的能力十分低下,但是小说的故事总有开始、起伏、结局;但是小说不仅仅是故事怎么写完的问题,更重要的是精神叙事如何展开又如何告一段落。小说中能善始善终给人一种精神安顿的凤毛麟角。大作家同样会遇到精神叙事的问题。如《战争与和平》,不仅是故事结束了,男女主人公结婚了,重要的是在经历了战争后,这些人得到了一种精神的安宁。灵魂中对世界有了一种洞察,因而有了安宁。当下的小说,能否让人得到安宁?一般的作品很难完成。这也不怪作者,因为当下的时代是敞着口的,这个世界并没有给我们足够的精神资源和思想资源。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如何在敞着口的时代完成一种精神叙事。最近李敬泽重读《废都》。发现《废都》中有一种哀,小说主人公喜欢放哀乐。外国传统的悲剧是把有价值的东西撕碎给人看,而我们的悲剧传统则是把无价值的东西撕碎给人看,比如《金瓶梅》,写的是注定失败的人生。《金瓶梅》是哀。这类作品中不是写英雄与命运的对抗,而是在对命运的顺应中又充满了怜悯和对自我、对世界的厌倦。《废都》就完成了一种精神叙事。

小说是要肯定人生的,但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小说就是要肯定正确的人生。如果说小说要肯定一种正确的人生,那么《安娜·卡列尼娜》和《包法利夫人》显然不是一种正确的人生。《金瓶梅》、《废都》甚至《阿Q正传》也不是一种正确的人生。无数的小说就是在人的错误中让我们看到了人性、激情、幻觉和人性的无限可能性。而不是看到的正确和错误。对人的正确的审美态度是:我们看到一个不幸的人就在眼前,而引起我们的怜悯。一个对人性恶毫无感觉的人怎么能够建立一种大善?在题材面前,我们从来不认为什么是可以写的,什么是不可以写的。要保持一种不忙于作出道德和是非判断的审美态度。文学是为了捍卫和丰富人的。在这个意义上,李敬泽说,我同意一个古老的命题,人学即人学。

李敬泽还讲了一些基本问题。比如:

“自然”,是不可能达到的一种境界。

“无技巧”也是不可能达到的。言下之意,语言、结构、故事包括精神叙事等都得讲究精妙的艺术。

现在的小说没有角度,几乎都是全知视角。全知是最自然的角度,自然得像一杯白水,但不会让我们震撼。尼采说,“上帝死了。”既然上帝死了,我们怎么可能全知?得另想办法。

不要企求宏大叙事。像托尔斯泰那样的作家可能会很少。如果我们能掌握一些“小真理”也就很好了。这里的“真理”无关正确与否,是指一个人的独特选择。没有限制就没有自由,现在恐怕是限制得不够。小说要有对世界的独特角度,而不要太宽阔、丰沛。要让我们从一根针眼里看到宽阔、丰沛,我们才能看到这个世界真叫宽阔、丰沛。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