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羊角岩的博客

好看好玩,有味有益,是本人创建本博客的一点想法,欢迎您光临。

 
 
 

日志

 
 
关于我

羊角岩。土家族。中国作协会员。主要作品有诗集《鄂西倒影》、《蜜蜂部落》以及长篇小说《红玉菲》等十余部。诗集《鄂西倒影》荣获首届“湖北文学奖”等多项大奖、长诗《救救妹妹》荣获第十届“中国人口文化奖”银奖、电视诗歌艺术片《清江倒影》荣获第六届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长篇小说《红玉菲》产生较大社会反响,被专家们称为“一部新时期农村青年的奋斗史和心灵史”。曾就读于北京鲁迅文学院第十一期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

网易考拉推荐

054、雷达畅谈三十年来长篇小说审美经验的反思(4月21日)  

2009-04-21 23:50:53|  分类: 我读鲁院高研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著名文学评论家雷达今天下午在鲁十一讲授第17次大课。题目是《近30年长篇小说审美经验的反思》。雷达的演讲有极大的信息量,需高度注意。(我的听课笔记是很不全面的。)

雷达将三十年来的长篇小说发展分为三个阶段,三个相互联系又各有所不同的阶段。第一个阶段在70年代末到整个80年代,文学的启蒙话语与政治的拨乱反正以及思想解放运动,在相当时间保持了同步共进的关系;文学以恢复现实主义传统为中心,知识分子的精英意识萌动,找到了代言人的感觉,文学反对瞒和骗,呼唤真实地,大胆地,深入地看取生活并写出它的血和肉的说真话精神。80年代中后期,西方现代哲学和文学被大量译介进来,现代主义与现实主义碰撞激荡,使现实主义的独尊地位有所动摇,出现了多元发展的新局面。第二个阶段在90年代,市场经济和商品化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卷来,中国社会的精神生态更趋物质化和实利化,思想启蒙的声音在文学中日渐衰弱和边缘,小说大多走向了解构与逍遥之途,走向了世俗化的自然经验陈述和个人化的叙述。与之相伴,一个大众文化高涨的时期来到了。第三个阶段是在2000年前后至今,一切正在展开中,全球化,高科技化,市场化,城市化,网络化成为它的重要特征,尤其是网络化,被称为第四媒体,其无所不在的能量,大大改变了世界的时空观和人的存在状态以及思维模式,也大大地改变了文学的生产机制和传播方式。我之特别提到以上这些,是因为,作为变动不居的人文背景,它们实际上潜在地影响并渗透到了文学的方方面面,比如题材选择倾向,主题的演进,思潮的焦点转换,价值的取向,话语的方式,以及叙事能量等等。长篇小说自然也不例外。

通过对三十年长篇小说作品的观察,雷达认为如《芙蓉镇》和汪曾祺作品的风俗化写作可能生命力更悠远。《古船》《白鹿原》《尘埃落定》开启了民族秘史写作的写法,家庭式的写法。格非、马原、苏童是最重要的先锋小说家。《废都》开启了商业文化写作的先河。

新时期以来的小说跟以前的小说相比,有几个变化。

一,最大的变化是对人的认识、发现深刻程度发生了变化。文革时期的文学是无人文学,无性文学。

二,文学在历史领域有大面积开掘,有纵深化和多样化的出色表现。众多作品重新诉说历史,重新发掘历史中有益于现代人的精神,作家所持视角和方法却又各异,或还原历史,或解构历史,或消费历史,出现了一个阐述历史的狂欢化的盛大景观。大变革时代人们要从历史中寻找灵感和借鉴,关照历史其实是关照现实。茅盾文学奖约百分之七十是历史题材或准历史题材作品。

三,乡土叙述的拓展、更新和深化。这是一个老话题,但又是个绕不过去的重要话题。乡土叙事是现当代文学中积累最厚,力作最多,历史最为悠长的一片领域。鲁迅先生开创了二大类型:农民和知识分子。农民与乡村向来是现当代文学的主要表现对象,农耕文化传统是稳固而深厚的审美资源。现在的书籍市场和大众文化领地,“文学都市”无疑已占了优势,覆盖面大,出现了文学想象中心从“乡村”向“都市”的转移,80后的写作,已基本与乡土无缘。但是,在纯文学领域,乡土叙事凭借惯性仍占有很大比重。一些公认的文学精品和获奖作品,仍多以乡土题材为主力。许多作家仍坚实地立足乡土,守望乡土,讲述中国乡土的忧患、痛苦,裂变,苏醒,转型,讲述现代性的乡愁和新人格的艰难成长,因为在他们看来,即使描绘现代化的中国也无法离开乡土这个根本通道,不了解乡土,就不了解中国。乡土叙述向来有三大模式,即启蒙模式、阶级模式和田园模式,各有一大批代表作。那么现今有些什么根本性的变化吗?

我以为,现在的相当一批作品超越了启蒙意义上的政治的和经济的乡村,而进入了文化的、精神的、想象的、集体无意识的乡村,很多作品不仅关心农民的物质生存,更加关心他们的灵魂状态,文化人格;文化作为一种更加自觉的力量和价值覆盖着这一领域。由于中国社会向来以家族为本位,家族小说成了传统结构模式之一,也许作家们觉得,唯有家国一体的“家族”才是最可凭依的,故而乡土与家族结成了不解之缘。不妨以《白鹿原》观之,作品以宗法文化的悲剧和农民式的抗争为主线,以半个世纪重大的阶级斗争和民族矛盾为背景,正面观照中华文化精神及其人格,探究民族的历史命运和文化命运。它的创新和超越主要表现在:一、扬弃了原先较狭窄的阶级斗争视角,尽量站到时代的、民族的,文化的高度来审视历史,诉诸浓郁的文化色调,还原了被纯净化、绝对化的“阶级斗争”所遮蔽了的历史生活本相。二、除了交织着复杂的政治、经济、党派、家族冲突之外,作为贯穿主线的,乃是文化冲突激起的人性冲突——礼教与人性,天理与人欲,灵与肉的冲突。这是此书动人的最大秘密。三、开放的现实主义姿态,比较成功地融化了诸多现代主义的观念手法来表现本土化的生存,在风格上,又富于秦汉文化气魄。事实上,看清了《白鹿原》文化秘史式的写法,也就基本看清了90年代以来家族小说审美特色的所在,那就是文化化。《第二十幕》钩沉民族精神中被漠视的工商文化传统,《茶人三部曲》把茶文化凝结为“茶人”,并以茶人的命运映带民族的命运,《缱绻与决绝》中的土地意识系结着中国农民的多少辛酸与挣扎——如许作品虽然各自都是独特的,都离不开人物和血肉,但文化精神无不一以贯之。

还有一点也很重要,那就是对乡土生存中的集体无意识的探究与揭示,这也是以往不曾有的。《羊的门》《日光流年》《檀香刑》等都涉及到深层的“权力恐惧”心态。在《羊的门》里,作者从土壤学,植物学入手,把人也视为同一土壤上生长的物种之一,它要揭开的是民族生存中更惨烈的本相和民族灵魂的深层状态。从呼天成的驭人拢人之术中追溯探究专制文化根基和民众心态哺育等方面的历史生成,与其说这是一部官场小说,不如说是寻根小说的深入与拓延。还应看到,不同历史时期里人们对土地的情感各不相同,也就决定了传统与现代的冲突这一母题具有常写常新的基质。《秦腔》的一个最突出的感觉是无名状态,也就是再也不能用几种非常简单而明确的东西来概括今天的乡土了。“鸡零狗碎的泼烦日子”在粘稠地缓缓流动着,作者打捞着即将消失的民间社情和语言感觉,弥漫着无处不在的沧桑感。贯穿全书的意象有两个:“土地”与“秦腔”,它们由盛而衰,表现了传统的乡土中国的日渐消解,结构上以实写虚,原生态写法造成了一定的阅读障碍。

四,创造了一批典型。产生了一批新的典型人物。文学的典型在后现代时期,已不仅仅是典型人物,还有典型境遇(如卡夫卡的甲虫)、典型情绪、典型意象。

五,文体的演变。章回体小说基本过时。

最后,雷达回答了几个提问。第一个问题是当下大作家和大作品少的原因。一是以生命写作、孤独写作的少;二是写正面价值的少,精神资源缺乏;三是整体上的把握能务和精神超越不足。作品应上升到更高的象征意义。四是原创力的匮乏和焦虑。我们生活在一个没有个性的缺少创造的复制的时代。

第二个问题是我的提出的,关于当下乡土文学作品有无出路的问题。雷达认为,关键是要用现代性去处理乡土题材。从语言到意象都要用现代性处理乡土。要写出今天的人们普遍的精神需求,写出人们回归乡土的原景。

第三个问题关于土语。贾平凹是一位语言感觉特别敏锐的作家,他在谈及他在小说中越来越自觉地化用家乡“土语”时说说,语言是讲究质感和鲜活的。向古人学习,向民间学习,其中有一个最捷便的办法是收集整理上古语散落在民间而变成‘土语’的语言,这其中可以使许多死的东西活起来。

雷达还呼唤一种显示出独立个性的小说家出现。要有野牛闯进磁器店的野和狂,敢于打破规矩。我们的语言缺少破坏性、想象力。现在有很多专业的小说匠,哪里都合辄,就是都是似曾相识的。还有,当下小说缺乏高雅的幽默。现在过于悲惨没有人看,很多作品没有真正的幽默感。赵本山的小品是无聊的胡闹。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